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北海道的樱花

作者:admin来源:人气:692



  第二天起来后,沈思早已经离开,辛键发现床头留下一张纸条:

  “昨夜是场梦,我们都忘了吧!”

  是沈思留下来的,她想必是早早起来,避免两个人相见尴尬就离开了。

  辛键穿好衣服,叹了口气,看著有些淩乱的床铺,如果昨夜是场梦,真的是场靡丽的艳梦!沈思低低娇柔无力的呻吟声好象就在耳边想起。但两个人必须面对着很多东西,昨夜的事情看来还是当做是无法避免的情形下发生的一夜情吧,但他真的是这样认为吗?

  辛键反锁了房门,坐电梯下楼,心里寻思着是回家还是打电话给沈思,他开着车,漫无目的地乱晃,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回家。

  沈思早早就开着车来到郊外,让自己头脑清醒清醒。清晨的露水,使绿草地看起来苍茫一片,几簇紫色的牵牛花在晨风中摇曳,湖水如光滑地镜面般波纹不动,新鲜广大而祥和的气息。在大自然寂静悠然的怀抱中,沈思的心情慢慢地平静下来。

  昨天因为心情低落,夜里和辛键疯狂后,心理上压抑的某些东西得到释放,但清晨起床后,沈思又觉得这种关系不能继续下去,毕竟楚楚是她的好朋友,毕竟是在国内,希望辛键也能够明白吧。

  但一想到昨夜的狂乱,她又有些情难自禁,想着和辛键那些令人心跳的交欢场面,沉思的脸都有些泛红了。

  想到昨天辛键说的话,早就已经对不起楚楚了,是的,当年在大学时曾经也和辛键发生了一次关系,当时好象是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昨天让辛键进屋,其实心里早就想着和他发生关系吧,为什么自己的防线那么地不牢,但昨夜所做的真的很畅快美好啊!自己骨子里是否是很淫荡的呢?

  沈思呆呆地在湖边坐了很久。

  辛键其实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关系。沈思在大学的时候,和王枫分手后,有一天跑到辛键宿舍里,喝了些酒,当时没有人在,冲动地和辛键发生了关系。不知道是为了报复王枫还是酒后迷糊,这件事情就她和辛键知道。过后两人见面一切如旧,像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尽管如此,但辛键心里还是忘不了,他也不知道沈思是怎么想的。所以事隔多年和沈思相遇再到昨天和她发生了关系,辛键觉得像梦境一样。

  若说他对沈思一点感觉都没有绝对是假的。是的,做为妻子,楚楚很漂亮,肌肤白皙,身材苗条而又丰满,与他的感情也很好,但这也不能阻止他心里对沈思的爱慕之情,毕竟两个女性是完全不同的。辛键觉得这算是背叛了楚楚吗,难道他就不能对沈思产生感情?

  但如果像沈思所说“昨夜是场梦,我们都忘了吧!”,他心里绝对不愿意,他想和沈思保持着一种更亲密的关系,但沈思会愿意吗?而且如果楚楚知道后,对她肯定造成伤害。

  和沈思发生了一夜情,并不能代表什么事情啊!沈思昨天也是在情绪失落的时候才和他发生关系的吧?就像几年前大学一样。想到这一点,辛键有些气馁和怒意,难道我就是这样的一个角色?但沈思昨夜在床上的激情投入,又使得辛键神思激荡,那种激情不是假的啊!她那么地需要,和自己那么地默契交投,如果说她对自己一点感情也没有那是假的,两人的灵与欲当时是完全交融在一起的。

  沈思会对自己产生感情吗?她应该不会,还是会?对于她,辛键毫无一丝把握,他能拥有和占有她吗?沈思在辛键心中是完美的谜样的女子。如果同时拥有楚楚和沈思,那该有多好。

  如此这般地想着,辛键觉得头脑都乱了。不行,他觉得必须做出行动,不能放弃沈思。那么多年的梦想今日才隐隐接近,他怎么舍得放弃呢?

  辛键打通了沈思的电话,但沈思并没有接听。“嘟……嘟……嘟……“的长响在手机里鸣叫着。

  辛键拿着手机发呆了一会,又再打过去,沈思还是没有接听。想来沈思是不想听自己的电话了,她留下的纸条已经写明了,她真的那么干脆绝情?

  沈思看着辛键的来电,她忧郁了片刻,终于没有接起,她不知道接听了辛键会怎么说,她想就这样算了吧。

  下午辛键电话又打到了沈思的家里,没人在,他竟开始有些担心起来。以至公司的同事打来电话相约他晚上出去玩乐,辛键都没有什么心情,他婉拒了。

  楚楚来电,询问了一些琐事,明显感觉辛键语气心不在焉,有些担心地问他有什么事,辛键推搪着说是睡得不好,没什么。

  “你不会出去做了什么坏事吧,老公?”

  “做了,帮个老太太过马路,算不算?”辛键强打起精神来。

  “少贫了,要注意休息哦!”楚楚笑了。

  “知道了,我还养精蓄锐等你回来呢。”

  楚楚那边听了嘴里嗔骂辛键,但心头却是一阵甜蜜。

  辛键打开了音响,随手拿了张唱片放进去,LOUISEARMSTRONG(路易斯?阿姆斯壮)的《summertime》缓缓想起:

  Summertime……andthelivin‘iseasy

  Fisharejumpin‘……andthecottonishigh

  Sohushlittlebaby……don‘tyoucry

  Oneofthesemornin‘s……

  Yougonnariseupsingin‘

  Yougonnaspreadyourlittlewings……

  Andyou‘lltaketothesky

  Don‘t……youcry

  Summertime……

  Ahsaidit‘ssummertime

  阿姆斯壮如此沙哑的吟唱、充满磁性的嗓音,哦,美好的夏日时光,平静祥和令人向往。而这个夏天,他正陷入烦恼之中。爵士乐有时真的是疗治心灵之伤和打发时间的圣药,但此时辛键听着听着,心情还是平静不下来。

  夜幕降临了,整个城市华灯已上。辛键有些坐立不安,他的思想还在进行激烈的斗争,始终在某处徘徊着,犹豫了很久,他还是决定驱车到沈思家看看。

  远远地在楼下看到灯光亮着,沈思显然在家。

  辛键在电梯盘算着该如何开口,反正就两种结局,他也就平稳了情绪。辛键按了电铃,过了一会,听到沈思在里面问道:

  “谁呀?”

  “是我!”

  里面沉默了,好一会,沈思才开口:

  “我不会开门的,你回去吧。”

  “沈思,我们谈谈,你不开门,今天我就不走了。”

  “辛键,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辛键不答话,就站在那。

  沈思想着如果辛键一直站在门口,给过往的人看到也不是办法。她只好打开了门,辛键看着她,她穿着休闲宽松的便服,好象是刚刚洗过澡,披散垂直而下的头发还有些湿,脸色白里透红,散发着一股清香,辛键走了进来,随手把门关住。

  两人一下都不说话。辛键也不坐下,沈思也不吭声。好久,辛键才说:

  “思思,我想向你说清楚一件事,昨天的事我是认真的。我不把它当作一场梦,我不会忘记的!”

  沈思沉默着,不言语。

  “思思,从大学时代起,我就一直对你念念不忘,我对你的感情是真挚的。”

  沈思开口了:“辛键,你也明白,我们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你也知道,我们昨天只是一时的索取和需要,不必要承担什么责任。”

  “不,我不是什么的一时需要,我是认真的。”

  “那我们算什么关系,恋人?情人?别忘了,我们之间有楚楚!”

  “我不管,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辛键无比坚持。

  沈思原来低着头,这时擡起来看了看他:“我们都不是小孩了,辛键,别再固执了,好吗?我们已经做错事了,我不想见到楚楚时心中再有愧意。”

  辛键忽然走向前,紧紧地抱住沈思,吻了下去。

  沈思挣扎着,双手推拒着,嘴里叫着“你,不要……”但被辛键健壮的胳膊抱住,她挣扎不得,而辛键火热的嘴在求索中吻着她的嘴唇,她刚想呼口气,小嘴一张开,辛键的舌头就钻了进去,搅触着她的舌尖。

  沈思双腿娇软无力,身子有些燥热,她不再挣扎,舌头开始触碰辛键的舌尖,相互搅弄起来。

  辛键搂住沈思的双颊,热烈地吻着,但他发现了沈思的眼角有泪珠流出,他有些迟疑,停了下来:

  “对不起!”

  他看着沈思美丽的酡红的挂着泪水的脸,几缕发丝长长地披散下来垂在脸颊,呼吸有些急促,衣服有些淩乱,胸口的领子已经掀开,可以看到她深深的一条乳沟,丰满白皙的酥胸剧烈地起伏着。

  沈思也看着他,忽然掂起脚跟,抱住辛键的头,吻了上去。

  辛键停顿了一下,回吻沈思。良久,他感到感到沈思身子的发热,也感到了自己的勃起,他抱起沈思住她往房里走去……

  两人纠缠着倒在了床上,这次心情与作夜不一样,两人的动作缓慢而温情。

  沈思伏在辛键的身上,吻着他的胸膛和乳头,小手在他的阴毛中套弄着他的阳具,辛键一边抚摸着她圆润白嫩的雪臀,浓密细柔的阴毛丛和烫手湿润鼓涨的肉缝,一边闭目享受着沈思的手法。

  沈思最后翻骑在辛键的胯上,套坐上辛键坚硬的阳具,腰肢前后左右耸动轻扭,乳波摇晃,圆臀轻摆。

  辛键握着沈思高耸饱满晃动的乳房,看着美丽的女神洁白的胴体起伏套落,爽畅极了。在沈思臀部起落的过程中,他双手绕抱着她两瓣细白滑腻的臀肉抛动,腰部往上挺动,配合著沈思的套坐。

  经过一阵令人狂乱的动作,沈思在剧烈的哆嗦后,伏瘫在辛键的身上。

  辛键扶起她,让她仰躺在床上,撑开沈思的双腿,推到她胸前,阳具插进她湿润的肉洞里,轻柔有节奏地抽送起来,沈思的淫液汹涌四溢,肉洞里泥泞湿滑,两人的交欢处一片粘白湿漉漉的液体。

  动作尽管缓慢,但辛键每次都深深地插到沈思阴道的深处,时而又停顿下来一会,弄得沈思骚痒无比,她挺动摇晃着臀部往上顶磨,希望辛键快点抽动,肉洞深处被辛键火烫的阳具猛烈地插入,又觉得魂飞魄散。她觉得辛键的技巧真的不赖,让她心跳加速,心醉神迷。

  在辛键的冲刺下,沈思已经是香汗淋漓,娇喘着气,在辛键有张有弛地抽送中又冲向了高潮。

  两人激情的欢爱过后,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床头的灯亮着。沈思娇慵地搂着辛键,枕着他的臂膀。

  “我们又犯错了,楚楚不会原谅我的,你说,我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吗?”

  辛键的手摸着她光洁微湿细汗的后背:“你没有错,如果说犯错,那错的是我,思思,你知道我爱慕你那么多年了吗?”

  “不,”沈思捂住辛键的嘴唇,不让他说下去。“错在我,你愿意和我一起错下去吗?”

  “思思,你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吗?”辛键凝视着她。

  沈思看着辛键,紧紧地抱住他。她心里也不知道,对辛键是爱欲多些,还是真的产生了感情。但她知道,和辛键的关系真的与以前不一样了,她真的要沉迷在与辛键的爱欲之中了。而她也感到辛键对她的火热情欲,这其中欲望也许多些,但不可否认,辛键是爱慕她的,这份感情是真挚而热烈的。至于楚楚那方面,就当作没有这回事吧,以后的事谁又能有详尽的对策与安排呢?

  “你说,大学时就对我念念不忘,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你在我心里永远占据着一个位置。”

  “为什么?”

  “难道感情的发生需要什么理由吗?”

  “真俗!”

  ……

  相拥着躺在床上,两人窃窃私语地瞎聊着,似乎很有默契,两人绝口不提楚楚。
  新的学期开始了,王枫与辛键、楚楚他们已经是大四的学生了。在辛键的极力引诱下,他和楚楚的关系也已经有了质的飞跃,终于和楚楚发生了关系,楚楚从少女变成女人后,脾气好象也改了不少。

  王枫突然之间老是泡在图书馆,他迷恋上了日本的文学。从《源氏物语》看到《砂女》,再看到《遇上100%的女孩》,从夏目漱石到大江健三郎乃至村上春树,他都通通看了一遍,还包括日本的人文风俗等等书籍,他都借阅。

  辛键觉得奇怪,问他你该不会是为论文准备吧,还早着呢,而且王枫也不是文科类的,王枫笑而不答。

  直到有一天辛键发现王枫与另一个女孩走在一起,形态亲密。看那女孩的气质与容貌,和校园里看到的女生有些不一样,很温柔秀气的那种感觉。

  辛键找到王枫问他,王枫随口说:“哪个,哦,那天那个,你说的是她呀,菜菜子,是个日本女孩,她跟我学中文呢。”

  王枫是在图书馆认识到爱原菜菜子的,她正在书架后找一本资料,不小心碰到了王枫。她连忙弯腰道歉,在坐下来后,王枫就来到她身边,两人看完书,走出图书馆就交谈熟悉上了。

  爱原菜菜子的中文说得不太好,是从日本北海道过来留学的。她对中国的文化极感兴趣,在家乡时已经学过一会中文。她告诉王枫现在听课还是有些吃力,王枫便开玩笑自告奋勇教她中文。

  菜菜子很高兴,问道:“真的?太好啦!”她正想找一个这样的老师。

  她问王枫价钱,王枫本来是开开玩笑的,但见她如此认真,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说:“这样吧,你教我日文,我教你中文,大家扯平。”

  菜菜子不了解扯平的意思,问他何解,王枫解释了一通,想用英文解释,但他的英语水平又词不达意,好容易才解释清楚了,爱原菜菜子很是高兴,就答应了,和王枫约好了每周上课的时间,到菜菜子租住的公寓楼开课。当天晚上,她要请王枫吃顿饭,王枫推辞不过,就答应了。

  王枫觉得和一个异国的女孩交流,虽然讲起话来语调有些怪异,听起来有些费劲,但很有意思。

  爱原菜菜子长得像极了《情书》中的中山美穗,留着一头简短俏丽的头发,肌肤雪白,容貌楚楚秀美斯文。

  王枫为了和菜菜子交流,他就跑到图书馆借了大量的日本书籍看了一遍,对日本列岛做个大概的了解。

  王枫经常窜到留学生公寓菜菜子的房间,她和另外一个日本女孩同住,那是个典型的日本人,叫中岛丽,有些罗圈腿,个子小巧,看起来得很可爱。

  菜菜子的房间里两个卧房,一个卫生间,一个浴室,一个客厅,王枫夸奖说道:“条件真好啊!”

  菜菜子问何意。王枫向她解释说他们宿舍是7个人合住在一起,浴室是公共的大澡堂等等,条件和她们留学生根本无法比较,所以他才出去租房自己住了。

  菜菜子的卧房里,简单洁净,床头摆放着一张自己在樱花树下的相片,浅笑俏立,背景后的樱花落瑛缤纷,开得灿烂无比,她介绍说是在家乡的公园里拍的。还有一张披头士的照片,王枫问她:“你喜欢他们吗?”

  “是的,很喜欢,王君也听吗?”菜菜子告诉王枫,在日本,有一家酒吧就专门播放披头士的歌曲,去那里坐的人都是披头士迷。

  王枫说他有一位朋友,弹吉他很棒,也喜欢披头士,常常弹唱他们的歌曲,所以他自己才知道,披头士的歌曲他只记得有一首Black bird和Yesterday,改天可以介绍那位朋友和菜菜子认识,他说的是辛键。

  “噢,是吗,Blackbird是很动听。”菜菜子随口哼了起来,“Blackbirdfly,intothelightofadarkblacknight.”王枫听了好象感觉到黑鸟在黑暗中振翅飞翔发出的扑棱棱的声响,真是一首奇妙的歌曲,他想着。

  沈思有时候在王枫租的房子里留下过夜,看到他经常晚上跑出去,很晚才回来,觉得奇怪,就问他怎么那么忙,王枫告诉她在为一个朋友上中文课。

  “谁呀?让你这么热心。”沈思坐在床上,抱着王枫的肩膀,王枫此时手里拿着本《论语》,正在桌旁看书。

  “是个日本朋友。”

  “日本人?你什么时候认识的,也不见你说呀?男的女的?”

  “女的。”王枫头也不回。

  “女的?怪不得你这么热心,漂亮吗?”

  “哎,我说你怎么这么烦,问个没完?”

  “好呀,王枫,背着我和日本女人约会,快从实招来!”沈思不依不饶,缠着王枫。

  “是呀,我在和她约会呢,思思,你让我看完这里好不好?”王枫终于回过头去,看着沈思。

  沈思穿着件绿色的小背心,手臂洁白修长,光滑细嫩,灯光下可以看见细细的茸毛,胸前双峰白嫩嫩地鼓腾涨涨的,两个乳头都映凸起两点在背心上。

  “不行!你要老实向党组织交代清楚。”沈思翘着小嘴。

  “好了好了,改天我介绍给你认识,放心了吧!”王枫握住她的手。

  “那……先陪我说会话。”

  “哎,好!”王枫长长地拖了口气,爬到床上,把灯拉了,“陪你说会儿话……”

  “哎呀,不要啦,我只叫你说会儿话嘛。”沈思娇笑着,推打着王枫伸向她胸部的手。

  “唔……唔……”但嘴巴即刻被王枫吻住,说不出话来,两人在床上挣扎着滚到一块。

  过了好久,沈思终于呼出口气:“你还没告诉我她漂亮吗?”

  王枫这时已经无心回答她的话了,床铺“吱吱”地摇动了起来,伴随着沈思“咿咿唔唔”的呻吟声。

  王枫继续着与菜菜子的课程,虽然他玩世不恭,但还是尽心尽责地教菜菜子,讲起课来通俗易懂,加上他本来古文的底子挺好,所以菜菜子也进步很快。

  他自己的日语也学了些简单的对话,王枫觉得日语的片假名发音很有意思,他还特地跑去买了教学磁带跟着学。

  由于他对日本的历史下了一番工夫,所以在课余时间与菜菜子闲聊时谈到日本风土人情还是煞有其事,这也让菜菜子感到佩服。

  “王君,你对日本的了解很好!”菜菜子由衷地夸他。

  “是吗?谢谢!不过你应该说你对日本很了解。”王枫笑了。

  “哦,是吗?”菜菜子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我更想了解的是你!”王枫开着玩笑。

  菜菜子听了神情有些踌躇,她看了看王枫,说道:“对不起,王君,其实我有交往的人的。”

  王枫笑了:“我不介意的,你考虑考虑。”

  菜菜子的男朋友目前在东京,是个上班族,对于菜菜子来中国求学,他是不乐意和放心的,况且菜菜子年轻漂亮,但他也阻止不了菜菜子的决心。

  王枫问她:“你男朋友在日本,难道你不担心他交上别的女孩。”

  菜菜子说道:“就算是我在东京,他也是有可能交别的女孩的啊!”

  王枫对着漂亮的异国女孩,他有时候也在想,脱下衣服后,她和中国女孩的身子有什么不一样呢?她的那里结构如何,和她们作爱的话,感觉应该是不同一般的吧?况且日本女孩对性方面开朗得多,王枫觉得自己应该跃跃欲试。由一开始和菜菜子接触没有什么动机,到了这时候,王枫心里泛活了。

  深秋到了,这座北方的城市,满街高大的树木都披上金黄的叶子,像一个个伞盖,校道上开始洒下落叶,天空好象越来越高远而去。晚上天气就开始有些转凉,是该穿毛衣的季节了。

  王枫还是没有特意介绍菜菜子给沈思认识。只是有一次在校道上遇见了,王枫就相互简单介绍了一下说是朋友。沈思正在考虑考研的事情,她就此事和王枫商量,沈思系里是有推荐指标的,但所推荐的学校沈思不太愿意去,她想考上自己想去的学校。

  王枫对此事没什么看法,他告诉沈思她想考的话就去考吧。沈思听了这话,心里不是很高兴,她要的是王枫明确的表态,在和楚楚闲聊的时候,她告诉了楚楚,楚楚转过来告诉了辛键。辛键发表意见说道:“王枫不是表示支持沈思考研了吗,还要他怎么说?”

  楚楚应道:“沈思要的不是这样的回答。”

  辛键觉得奇怪了:“那还要他怎样?”

  楚楚说:“呀,和你也说不清楚,沈思是,对了,如果是我就这事问你,你怎么回答?”

  辛键道:“就这样啊,你想考就去考呗!”

  楚楚说道:“我就知道你也是这样,和王枫一路货色。”

  辛键只好低声下气:“亲爱的,好了,那你教教我吧!”

  楚楚好象在思考别的问题,楞了一会:“哦,要我教你说,那就没有意义了。”

  “是啊,是啊,那我去教王枫说总行了吧。”

  “你们呀,都不了解女孩子的心事!”楚楚捏了一下辛键的大腿。

  “你们不说,我们怎么知道。”辛键心里嘀咕着,但没有说出来。

  ***    ***    ***    ***

  王枫和菜菜子交情越来越熟络,讨论的问题也向深入发展。凭心而言,菜菜子真的有些喜欢上这个高大帅气的老师了。楚楚有时候也看到王枫与菜菜子在校园里,形态亲密的样子,她告诉了沈思,但沈思说这没什么,她早就知道了,他们只是普通的朋友。

  在那个深夜,王枫期待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菜菜子和他吃完了夜宵,菜菜子穿着一条灰色裙子,上身披着浅绿的大方格子的大衣,腰间缠着一褐色的围巾。深秋的夜晚充满了凉意,但火锅和酒吃下去之后,两人暖洋洋的。

  王枫送菜菜子回宿舍,踏着清净的校道,昏黄的路灯拉长了两个人的身影,身边树影婆娑,只听见两人走路发出的清脆的脚步声。

  在路上,王枫趁着酒意,说:“菜菜子,我们去开旅馆吧!”

  菜菜子听了笑嘻嘻的,她拉着王枫的胳膊说好呀,但走了几步,她告诉王枫中岛丽今天不在。菜菜子的舍友中岛丽的男朋友也在中国留学,她有时候就跑去找男友了。

  王枫与菜菜子就上了宿舍,把门一关,两人对望,一下就互相搂住。

  酒意透上来,菜菜子的脸儿红彤彤的,她抱着王枫,火热的舌头就往王枫嘴里钻进去。王枫捧着她的脸,边与她热吻边抚摩她软软的耳朵,柔柔的,冰凉凉的。

  转动着进入菜菜子的房间,王枫把灯拉开,菜菜子的衣服已经脱下了,只剩下乳罩和丁字内裤。灯光之下,她的肌肤更显得娇白细嫩。

  王枫大口地喘了一口气,眼前的的日本美女令他看得神魂颠倒,菜菜子的肌肤真是的白嫩啊,身材丰满而富有弹性,白色的乳罩下包裹着一对挺拔高耸的乳房,腰肢纤巧,她的大腿苗条而丰润鲜嫩,紧窄的丁字内裤把她饱满的三角形状的私处凸显了出来,她看着王枫,神情竟有些羞涩。

  王枫上前抱着菜菜子,把她抱起来轻轻放倒在床上,将头埋在菜菜子深深的乳沟里,嗅吸着她发出的诱人体香。

  菜菜子抱着王枫的头,手指伸到他浓密的头发里抚摩着。

  王枫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伸进了她的乳罩后面,把乳罩褪下,菜菜子的乳房弹着跳了出来,雪白饱满,形状美好,宛如碗状,两粒乳头傲然挺立,乳头看起来很小很嫩,还是粉红的。

  王枫握住菜菜子娇嫩的乳房,满手的又软又涨,弹性十足,他轻轻地摸揉起来,压下去又弹起来。他用舌头挑动着她的乳头,鲜嫩的乳头变得湿淋淋。

  菜菜子的脸蛋更加红润了,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王枫手心抚摩乳房上传来的热量,使得她浑身发烫。

  “噢……唔……”菜菜子呻吟了。

  王枫感到他手里抚摩的菜菜子的的乳头慢慢变硬,另一颗乳头同样也被他搓揉得勃起挺立起来。菜菜子全身酥麻得微微颤抖。

  菜菜子一双白嫩丰满的大腿曲张在床上,王枫伸手到了她的臀部后,慢慢地褪掉她的丁字内裤,菜菜子配合地抬高臀部。王枫把她的丁字内裤丢到一边去,俯下身子,菜菜子的阴户尽情地显露在他的眼前。她的阴户丰满肥腴,饱满地鼓起,细细柔柔的漆黑毛丛茂密地覆盖其上,一条狭长的肉缝微微闭合着。

  王枫的手摸向了菜菜子的双腿之间,手心感受着她的细长的阴毛。菜菜子娇躯颤了一下。感觉到她肉缝里热乎乎的,王枫抚摩着两瓣花瓣似的大阴唇,轻轻揉搓了一阵子,已经有些湿润了。他拨开她的两瓣阴唇,露出她湿润的阴道口,里面的嫩肉红嫩嫩的,肉洞口微微蠕动收缩,看得见里面的肉腔和粘白的液体。

  王枫用手指一摸,湿滑溜溜的,菜菜子闭着眼睛在不停地扭动腰肢,丰满白嫩的大腿也在不住地抖动。她抓住王枫的头发用力扯着,嘴里哼哼不停。

  王枫的下体此时候已经硬得发涨了!菜菜子的小手这时偏偏滑到了他的阳具上。她一下握住王枫的阳物,嘴里“哦”地发出一声,够大又火热硬挺得很。菜菜子撑着坐了起来,她把王枫推倒在床上,在王枫的胯下,伏下身子,双手上下套动着王枫的阳具。她娇媚地看了王枫一眼:

  “王君,你的这里好大!”说着,她张开小嘴,含住了王枫直挺的阳具。

  “哦!”王枫叫出声了,阳具在菜菜子的小嘴了,感觉到她温暖的口腔,舌头颗粒的摩擦。王枫再也受不了了。他忙阻止菜菜子的动作,本来就很硬了,再这样的话,不发射才怪。

  王枫把菜菜子压在身下,打开她的双腿,扶住自己的阳具,撑开菜菜子的肉缝,缓缓地插了进去。紧窄的,温热湿滑的,菜菜子的肉腔包裹着他的阳具。王枫深深推进去之后,慢慢地抽拔出来,又狠狠地插进去,开始和这美丽的日本女孩做起爱来。

  菜菜子的臀部在王枫胯下抬起又落下,迎合着王枫的抽送,嘴里“喔………喔……“地轻声哼了起来。

  王枫想今天要用尽本领,让菜菜子看看中国男子的性能力,所以他动作并不太激烈,有节奏地缓慢地舒张开来。

  他看着菜菜子动情的神态,感觉真的不同,到底是异国女孩,反应和表情让王枫心动不已,他也没想到自己和这个漂亮斯文的日本姑娘这么快就上床做爱了。

  菜菜子白皙的脸红彤彤的,眼神迷离,挺动臀部,腰肢扭摆,白玉般丰满的乳房上下抖动摇晃,一阵阵的乳波荡漾。

  王枫持续的抽送中,缓慢的中间又时而快速地骤风暴雨般地抽弄。菜菜子艳脸涨得通红,兴奋得尖声高叫,毫不理会是否有人可以听到,床铺剧烈地摇摆着。两人的交欢之处已经是湿漉泥泞,“滋滋滋”的抽送声不绝于耳。

  两人亲密地做爱着,王枫欣赏着菜菜子动人的娇媚神态,一边抽弄,看着自己坚挺的阳具在菜菜子双腿间浓黑毛丛中鲜嫩紧密的肉缝里进进出出,菜菜子张大双腿,丰白挺立的乳房摇荡着,肉洞里淫水淋漓,已经快十几分钟了。

  菜菜子呻吟着,王枫觉得她斯文秀丽的外表下,叫床的呻吟并不亚于沈思,同样的骚媚入骨。就算是东洋女孩,性爱的反应也是一样的。但王枫驰骋在她丰满白嫩的肉体上,感觉真的不一样!太美妙了!

  王枫感到在不停的抽动中,菜菜子的肉腔里越来越热,越来越滑,她的肉壁吸收的力度更加强劲了,他的龟头已经酥麻麻的。他忙放慢了速度,忍住射精的冲动。可是菜菜子拼命地挺动圆臀,示意王枫快点抽插。

  王枫吸了口气,猛地一阵快速的抽送,菜菜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娇喘着,嘴里乱叫着王枫听不懂的日语,臀部高高抬起,腰肢挺高,肉腔里一阵强烈的抽搐吸缩,使得王枫几乎要喷射出来。

  菜菜子白嫩的胴体显出一阵律动,她闭着眼睛,乳房抖颤着。王枫也停了下来,稍微喘着气,让自己也休息一下。

  好一会儿,菜菜子睁开了眼,看着王枫,微微地笑了笑,她的鼻尖上冒着细汗,脸色粉红,气息稍微平缓了下来。

  王枫伏下身子,搂抱着她,阳具从她的肉洞里有些艰难地拨了出来,还是硬挺挺的,沾满了湿淋淋的乳白液体。菜菜子摸着他的阳具说:“还是这样硬啊!哦!对不起。“

  王枫在床上把她翻转过来,菜菜子明白了王枫要从后面来。她以询问的眼神看看王枫:“还要?”

  王枫点点头,于是菜菜子顺从地趴在床上,弓曲起身子,双手撑在床上,对着王枫,双腿朝两边张开,向后翘起了浑圆的粉白臀部。

  日本女孩的臀部真的是又大又圆又翘,这和她们经常跪坐的生活习惯有关。菜菜子又大又雪白细嫩的圆臀高撅了起来,茂盛漆黑的阴毛中间,饱满的那条嫩红肉缝湿漉漉的,旁边沾着淫白的液体,阴毛也湿团在一起了,两条白嫩诱人大腿撑开跪着,肥嫩的雪臀呈现出圆美的弧线,在王枫眼中,美不胜收。

  王枫拉开菜菜子的肉缝,露出里面嫣红翕张的肉洞,抓住菜菜子两瓣粉白细嫩的臀肉,将硬挺的阳具抵在她浑圆的屁股间,插了进去,从后面干了起来。菜菜子耸动雪臀,向后迎顶,她也喜欢这个体位。王枫伸出手,抓握住她摇晃的丰乳,下体挺动,感受菜菜子肉洞里亲密温暖的包围。

  王枫快意地在菜菜子的肉洞里抽送,换过手,抓住她的雪嫩臀肉,揉捏着,又滑又嫩的感觉。而菜菜子浅褐色的臀眼因呼吸的关系一收一缩地开合著,她跪着,时而回头回眸一笑。

  菜菜子的肉洞里又开始流出了大量的淫水,王枫的阳具每次插入时发出“咕唧……咕唧……”的响声,她雪白嫩软的圆臀摇动着往后顶撞,丰满肥嫩雪白的臀肉与王枫的腹部相碰,就向上一团地挤堆上去,微微颤抖。

  王枫看着菜菜子这个肉感十足的大雪臀,兴奋得飞快猛抽。菜菜子紧窄的肉洞里的壁肉把王枫的阳具用力地挟压着,使这种密切的肉感更加刺激。

  王枫的阳具被菜菜子的嫩肉一夹,全身舒服透了,同时将阳具用力地往前一挺。

  “哦……喔……”菜菜子低声叫唤着。

  王枫看着自己粗壮的阳具在菜菜子两片白皙滑腻的臀肉间抽送进出,抽拔时菜菜子的肉洞含着阳具鼓起一道肉环,颜色嫩红,沾着白色的淫液。插进去的时候,整个阳具满满深深地陷进去,菜菜子的嫩肉都被挤进去了。他恨不得把整根阳具全部插进菜菜子骚热湿紧的小肉洞中。

  王枫越插越起劲,连续地大力抽插,插得菜菜子肉洞里的每一条嫩肉都在痉挛颤动,有力地收缩,她雪白肥嫩的圆臀前后地抛动。王枫也觉得龟头酥麻,他感觉自己快要泄精了,于是便加紧抽插起来,菜菜子娇哼着,嘴里还“王君……王君“地叫唤,圆臀使劲向后迎顶。

  王枫听着她的娇叫,神情一阵激荡,他抓住菜菜子的细腰,拼命地猛插,终于一阵高度的快感,龟头一麻,阳具抖动着将火热的精液喷射出来。

  菜菜子感觉一股热烫的液体喷在她的肉洞深处上,她突然肉腔里猛地痉挛起来,肉壁一阵急剧的收缩,紧夹着王枫抖动射精的阳具,娇躯颤抖,圆臀上的嫩肉也剧烈地抖动着,接着四肢像瘫了似的整个身子软绵绵地趴在了床上。

  平静下来后,两人盖这被子,迟疑了一会,菜菜子问王枫:“王君,你也有交往的人吧?”

  “是啊,你该不会介意吧?”

  “不是,我们这样不会伤害到她吧?因为你们国家对这个……”

  “哦,不会的,菜菜子,怎么跟你说呢?”王枫挠了挠头,想了一会,觉得干脆不要解释了,就说:“总之,不会!”

  菜菜子微微笑了,她抱这王枫,低声说:“王君,你刚才真的很棒!”

  “是吗?”王枫有些得意,毕竟被女孩这样夸奖,每个男子都深感自豪,况且刚才菜菜子被自己干得死去活来的,娇躺在床上,无力呻吟,他知道她说的是真心话。

  “对了,菜菜子,你刚才叫的是什么呀?”

  “什么,在叫?”菜菜子抬起眼,有些疑惑地看了看王枫。

  “就是,就是你刚才兴奋的在叫,嘴里说的是什么意思?”

  “哦,”菜菜子脸色一红。“我,我也不知道啦…”菜菜子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她自己也真的不知道自己刚才在兴奋的时候叫了什么,她想了想,也许是“我要死了,喔,拜托,快点,哦,要死啦”之类的话吧。

  王枫当天夜里并没有留下来过夜,但自从和菜菜子有了那一次之后,王枫开始迷恋上她性感的肉体了。那几天中岛丽没回来,王枫就和菜菜子欢度良宵,有时候还白天逃课在与菜菜子在宿舍里交欢。

  沈思这时也已经明显地感觉到王枫不大对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