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嬲(18)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321




             (十八)娚嬲
  一时的癫狂,肉欲至极,公媳俩彼此之间在那种特殊的情况下,跨越了雷池
的禁锢,突破了伦理禁忌,在夜色中弥漫着,又悄无声息的融入了黑夜。突破了
伦理后,公爹魏喜和儿媳妇离夏的身份也在悄然中快速转换着。。。。。。
  「爸~ 」离夏看到厨房忙碌早饭的公公,蹑声喏了一句算是打了招呼,听到
儿媳妇温柔的轻唤,魏喜转头望去,
  他看到儿媳妇的脸蛋上飘着红晕,那眉眼间透着的粉嫩,魏喜虽然不是第一
次看到,可这时候的感觉,尤其是经历了昨日的一场梦境,他心理对此越发感怀,
嘴里应承了一声之后,他便转过头去,不敢再细端详儿媳妇。
  话说回来,他那老脸上何尝不是热烘烘的,毕竟做了那样的事情,尤其他还
是主动上了儿媳妇的身子,即便再如何去解释,可男女之间发生关系这个事儿就
摆在眼前。
  甚至到了中午,他们彼此之间谁也没有多说几句话,那不时碰撞的眼神中,
公媳俩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羞涩,那种羞涩,实实在在的不是夫妻间的,也
不是情人间的,而是公媳夜乱疯狂后的必然。
  世间是否存在蝴蝶效应,这件事离夏不清楚,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电话
是猪子打过来的,他嬉皮笑脸的说不让他老叔回来,再多待一天,叫家里放心,
然后讲了一堆看似大道理无非就是留下老叔喝酒的话,无奈中离夏也没有过多反
对,猪子和丈夫的关系不错,她还能怎样呢?
  把情况转告了公爹一下之后,彼此又沉默了下来。想到眼么前儿的事,离夏
心理微微叹息了一声,这种情况在以前也是频有发生,她也不知道具体有多少次
了。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一天中,公媳俩都在默默中做着各自的事情,一直
持续到了晚上。
  小诚诚吃过了母乳,白天玩耍的过于兴奋,疲态尽显,被妈妈哄了一会儿让
就安静的躺在小床里。放下孩子不管,离夏走进浴室。
  浴室里,离夏脱掉了上衣的T恤,对着镜子端详着自己的身体,那傲耸的胸
部,把一个成熟哺乳的妈妈形象的展现了出来,她那白皙的身体如冰雪般凝脂如
滑晶莹剔透,寒雪中傲立的两朵梅花端端的悬在冰雪间,又如睡莲浮水,波巡荡
漾间倒扣的莲蓬摆来摆去的,自然随意。
  下身的短裙无声无息间滑落在脚下,修长浑圆的两条美腿交叉在一起,性感
无比,温润俏丽。印笼饱满的肉色,两侧形成的饱满隆起,嵌在里面的两片如意,
如裙摆一样褶皱叠合在一处,明艳中透着娇羞。望着镜中的自己,离夏的双手盖
住了自己的玉峰,鼓胀胀充实在手心里,掩不住的是它的肥满涨溢,
  慢慢的把头低了下来,手不知怎的,竟也随着滑落了下来,摸过了半尺平滑,
扣在那清秋隐落的毛发中,那两片肥嫩的娇唇在玉指的触碰间,透出了里面的粉
红桃色,隐约间竟然呲出了晶莹剔透的蜜液,她竟然哆嗦了一下,随后羞涩的赶
紧捡起地上的裙子,偷望了一眼浴室的门,发现没有异动,这才悄悄的来到花洒
前,拧开了旋钮。
  外面,不知道公爹是否在张望着这里,她扬起自己的头,任由水柱喷洒着自
己的脸庞,任由它流经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就是那样的在浴室里,放下心头的想
法和手上的动作,使自己空灵灵的,掩入哗哗的流水中。
  离夏换好睡衣走出卧室时,客厅里,魏喜正坐在沙发上,自顾自的看着电视
的节目,或许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他抄起茶几上的香烟,点燃了一根。
  离夏缓缓来到沙发边,望了一眼电视,又看了看端坐在那里抽烟的公爹,没
有说什么。此刻,敏感的魏喜仰起头来,看到儿媳妇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尤其是
濡湿的胸部,那颤微微的奶子清晰的随着呼吸晃悠着,他艰难哽咽中咽了口唾液,
  这在夜深人静时,心底的欲望再次向他袭了过去,那压抑不住的念头使得他
的心跳骤然加快。
  食髓知味在侵蚀着他的灵魂,想到昨日里,自己对着儿媳妇做的事情,那瞬
间进入了她的体内的感觉和经历,真就像自己第一次上战场一样,当冲锋号响起
之后,他随着大部队冲了起来。
  枪林弹雨中,他佝偻着身子,屁股撅的老高,惊慌中,头脸几乎是贴着地皮
在前行,那身边擦过去的子弹和周遭的轰鸣声,让他在跑动中就尿了裤子,虽然
仅仅湿了裤裆一角,可那种紧张的心情却极度压抑着他。
  他端着长枪,寻找目标中,狠狠的放了出去,那子弹出膛的一瞬间,他又哆
嗦了起来,尤其身边不断倒下的同志,更是让他心里异常恐惧,他有些迷茫了,
心里打了退堂鼓,可看到那些前仆后继的战友,他咬着牙对着身后的陈占英说道
「跟着哥走,不就是死吗?冲」,豁出去死来,那股子狠劲儿也就上来了。
  打了第三枪之后,撂倒了一个敌人,魏喜就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嘴里大声喊
着,喊着裤裆湿了一大片的兄弟陈占英,然后直接就冲在了头里。
  那第一次的战斗,魏喜杀了人,就好像刀子开了血槽,谁挡着前进的路,就
灭了谁。也就是在经历了这种情况下,他,成长了起来,以后虽然也曾哆嗦过,
但他再也未曾尿过裤子。
  感受到手指被烫了一下,魏喜这才回过神来,掐灭烟屁,魏喜冲着儿媳妇说
了一句「忙了一天了,别站在那里了,坐下来休息休息,看看电视吧」,
  听到公爹说话,离夏眼神错动间轻喏了一声然后坐在一旁。彼此之间有一搭
无一搭的看着电视,两个人之间看似自然,其实身体都有些僵硬,默然还是默然,
还有一种不知所措的味道在里面。
  电视里播放着新新类的电视剧,按理说不符合公爹的口味,可是,他却在那
里看了许久,离夏心中嘀咕着,也不知道公爹到底想些什么。
  年轻男女追逐间搂抱在一起,忘情的亲吻着,似乎在预示着人们,生活就该
这样,就该享受,就该融入自然,而对于沙发上的公媳二人来说,挂着心事的他
们,也被电视镜头给吸引住了。
  扭转间,公媳二人同时望向了对方,羞怯的眼神,微烫的面颊,他们都看到
了彼此的尴尬,但更多的是从彼此的眼神中寻找到了那种炽热,那种情感,那种
心理。
  魏喜错了错身子,挨到儿媳妇身边,轻轻的伸出手臂,拉住了儿媳妇柔嫩的
小手,初一抓住,离夏缩了一下手腕,不过,被抓到时并没有继续扭捏,她抬眼
看了看公爹,那眼神里,她似乎又看到了一些内容,别的她不敢说,男人的情欲,
这个她很清楚。
  收回目光之后,她低下了头,空闲的另一只手放在沙发上不停的搓动着,双
腿也紧闭了起来。她那只被公爹抓住的小手上传来了公爹温热的体温,不知怎的,
在公爹抓住那一时刻起,她就不想拒绝了,她在公爹身上感觉到一种不一样的气
息,她心底里很喜欢被这种气息包围,以前也是因为这种气息的存在,这种感觉
始终在围绕着她,让她感觉很舒服。
  当离夏第二次抬头的时候,又再次迎到了那炽烈的目光,她媚了一眼公爹,
紧接着就随着公爹的轻揽,委身倒在他的怀里。
  那欲拒还迎的娇羞模样,让魏喜彻底的放开了身份,他搂着儿媳妇的腰身,
望着那令他触动很深的娇艳嘴唇,他学着电视里面的情形,忘情的吻了下去。
  感受到那粗犷而生疏的亲吻,离夏热情的回应起来,擅口微张,滑腻的小舌
和公爹的舌头搅拌在一起,面部微醉的样子,眼睛处在半闭状态,最后竟然任由
公爹在自己嘴中取舍,吞食津滑。
  情迷意乱之间,手臂碰触到了公爹那坚挺之物,那端坐沙发间的屁股在一拱
一拱的,脸上也传来了公爹粗重的鼻息,火辣辣的似要钻到自己的嫩肉里,更让
她娇羞无限的是,公爹亲吻的时候,眼睛还是张开的。
  一边吮吸亲吻着,一边耸动着屁股,公爹怎么和乡下狗儿交配时的动作一摸
一样呢!想到此间,呼吸急促的她,眼睛再也不敢睁开。
  她伸手探向公爹鼓胀的阳具,隔着衣物,感受着那晃动的家伙,那可是昨日
令自己欲生欲死的坏东西啊,瞧那模样,似乎要冲破帐篷的阻拦,一跃冲天。
  手掌心轻轻抚弄着带给自己不一样感觉的老枪,正探索间,纱裙敞口间的扣
子被打开,一只粗糙的老手就那样的探了进来。毫不顾忌的托着自己丰满的乳房,
指头捏挤勾弹在乳峰上的芡肉,离夏忍不住「哦」了一声。
  魏喜除了自己下体的膨胀难耐,他也感觉到了儿媳妇的身体变化,瘫软在自
己怀里软嘟嘟的,手感极佳,那种抚摸好像不能代替情感释放,尤其是现在自己
的这个状态,想着想着,他就抱起了儿媳妇的身子。
  离夏在被抱起的时候,仰起了脸,有些害羞有些惊慌的说了一句「孩子」,
然后就把脸藏进了公爹的怀里,再也不敢去看他那坚定的眼神。
  魏喜默不作声的抱住俏佳人走向了儿子的卧室,望着娇羞无限的儿媳妇,他
简直就是心花怒放,那得到默认的事让他四肢百骸舒畅无比,没有理会儿媳妇的
问话,直到温柔的把她放到床间,这才回身走到客厅,把自己的小孙子抱了进来。
  孩子从婴儿车里被折腾了出来,有些不舒服的呜呜着,看到儿子反抗着吭哧
着,离夏嗔了一眼公爹说道「坏老头怎么直接抱着孩子过来了」,那说话的语气
根本不是埋怨,简直就是妻子在向丈夫撒娇。
  魏喜贪婪的盯着儿媳妇说道「不抱过来怎么跟咱们一起睡觉呢?」,这一调
笑,被儿媳妇轻啐了一口,魏喜禁不住兴奋的说道「省的一会儿再去折腾了,还
不如我现在就把他抱过来呢,嘿嘿」
  在公爹焦躁的关注之下,离夏含羞带怯的亲自给公爹把衣服脱了下来,她自
己也是毫无掩饰的褪去了所有的衣衫,第一次,毫无遮掩的把身体暴露在公爹的
面前,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之下,那优美醉人的胴体,在夜晚是那样的美。
  任由床下公爹赤裸裸眼神的观望,侧卧床间,离夏温柔的把孩子揽到胸前,
她一边轻轻安抚儿子一边把豪乳送到他的嘴里,那呜呜的小嘴竟然挑逗似的一会
儿叼着一会儿松开,乳头在他小脸间蹭来蹭去的,叫人遐想连连,同时,也把离
夏的欲火勾的越来越旺。
  看到小孙子闭着眼睛哼哼唧唧的又看到儿媳妇那丰满的乳防在孩子嘴里进进
出出的,魏喜迅速的上床,伏在儿媳妇身后,那一动一静之间,孩子越发的抗议
起来,弄的离夏轻皱眉头,回头望了过去,
  看到儿媳妇娇美的模样,魏喜笑呵呵的说道「好闺女,我会轻一些的」
  听到公爹嘴中所说,离夏双颊红润,不禁笑了出来「当着你孙子的面,你也
敢啊,真拿你没办法了」,感觉到背后那捅着自己的坚硬阳具,她依旧害臊的转
过头去,双腿自然的蜷缩在公爹的两腿间,调整着姿势等待公爹的爱抚。
  「哇,好闺女啊,我来,我来了」魏喜惊喜交加中颤抖的说了出来,然后他
握住自己的阳物,那暴龙涨硬到了极点,暴龙顶端如伞状狰狞无比,顶端罅隙处
已经分泌出滑液,剥皮轻松无比的套动在龟帽之上,那粗壮的龙头寻了一下方向,
就感觉到了儿媳妇那湿漉漉的下体,打湿了毂间一片,如昙花盛开但却久久。
  没有多说废话,只一下,就抵在了花溪边缘,然后他感觉到儿媳妇颤抖了一
下,在这一颤抖间,魏喜侧着身子,左手抱了一下儿媳妇的腰胯,她那鼓胀胀的
大白腚就撅了过来,「啵」的一声,挤开儿媳妇的水帘洞,那挤进去的龟帽,被
幽口夹了一下,魏喜试探着的抽了一下身子退了出来,又探着身子推了进去,一
来一回两次被幽口软骨夹紧,差点让他收不住心神。
  这才刚刚进去一个龟帽,那要是全部放进去,会怎样呢?魏喜不敢想象,昨
天,他第一次投入进去,激动的连五分钟都没能把持住就滚下身去,未曾有丝毫
体会就缴械投降,今日里,他定要慢慢体会一番这里面的滋味和乐趣。
  龟帽嵌进玉壶口,似被紧箍一样卡在那里,他抚摸着儿媳妇娇滑的背身,安
抚的同时也在调整自己的呼吸,他不想那么快的投降,
  一点点的探入,褶子状的肉壁层层叠叠的,怎么那么多的肉粒,如珠子般的
抱着自己的龟帽和茎身,按摩挤压着它,天哪!我这儿媳妇的下体怎么这么美妙,
好舒服啊。钻进一半时,魏喜终于忍受不住刺激,屁股一使劲,一下子就推到了
尽头。
  「哦~恩,这个坏老头,这么着急的欺负人家,哼」离夏耍着性子哼哼着,
被他猛烈的一推,自己的屁股不自然的收了一下,心中恨恨道,但身体却如蛇般
轻轻扭摆了起来。
  魏喜轻一下慢一下缓缓的在儿媳妇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的,那紧裹着阳具的内
腔,褶皱的壁肉在刮着他的龟帽,感觉龟帽处非常舒服,儿媳妇肉户内腔里面好
多脆骨状颗粒状的物事在磨挤着自己,这一回,他没有急于求成,他需要体会需
要感觉,认认真真的去做这件事,就像那把老枪,跟着他的时候,他总是爱不释
手一样。
  并且儿媳妇下面的水源十分充足,浸泡其中真的是舒服无比,这就是自己的
儿媳妇,这就是那具成熟的肉身,感慨中魏喜控制不住的哼哼着「好闺女,好舒
服」
  听着公爹发麻的肉话,离夏揽了揽怀中的宝宝,轻轻的念叨着「乖,听话,
不要让妈妈难受」,她是对吃奶的宝宝说着,可这话让身后的公爹听了,味道完
全不是一个味。
  「闺女,哦,我也要吃,我也要吃妈妈」魏喜靠近儿媳妇的后背,低低的说
着,同时,下体贴近儿媳妇的毂间,那插入儿媳妇体内极深的阳具顶端感受到儿
媳妇的颤抖。魏喜刚才的情形让人不禁联想到老版西游记中无底洞老鼠精勾引喇
嘛那个片段,这在他人生中应该是第一次出现的,真真是绝妙巅毫,惟妙惟肖。
  他这话一说,让离夏想笑又觉得害羞,忍着吧,无比难受,内心深处感觉被
挑逗的要控制不住似的。尤其是公爹粗长的阳物,动作虽缓慢,可在自己体内翻
江倒海的搅动,那轻撩慢剥,把自己撑的晕晕乎乎,那讨厌的大头头每一下撞击
着自己的深处,让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到底他的有多长啊。
  眼泛春情,身体都要透出了桃色,回眸瞪了一眼公爹,娇嗔着「你不是在吃
着我呢,还故意的欺负人家,哦……坏老头」,这坏老头怎么能这么坏呢,他的
下面把自己挤得满满的,要盛不下了,明明没有宗建人高马大,怎么会呢!哦,
这个坏老头。
  想着想着,体内深处那粗大膨胀的家伙事就紧一下慢一下的推着自己,虽然
幅度不大,可每一次极深入的索取着,让自己魂不守舍不说,又怕他一下子抽出
去,魂都要给带跑了,欺负人啊。
  儿媳妇忸怩的样子,魏喜也是分外关注着,看到了她情欲大开又忍不住的劝
慰起来「忍耐一下,其实我也想弄一些快节奏的,这不还有孩子在呢」,这话不
说还好,说出口之后,公媳俩彼此的身体都是颤抖不已,虽然孩子小,可他毕竟
是存在着的,心理的紧张刺激通过不经意的言语就把身体带上了高潮。
  魏喜说完伸出左手张到前方,连同小孙子一起搂抱了起来。
  感受着儿子吮吸奶头的麻痒,身后老头的捅穿,被夹裹其中的离夏,玉颈遍
布彩霞,轻轻的随着哼了起来。
  白皙沉甸甸的肉体,把个魏喜馋的实在是欢喜无限,尤其是当着小孙子,在
他妈妈身后,那份刺激的味道,让他勃起后的阳具更加坚挺的疏通着前方的通道,
虽缓慢但滋味却非常美好。
  尤其是儿媳妇温柔的承载着自己的涌入,像个妈妈般照顾着两个孩子,一个
小小孩在前方吃着她那肥颤的奶子,另一个老小孩在后面陶醉在她美妙湿滑的体
内。同时她还要矜持的压抑着,不敢太过于放纵情感。
  那种徜徉无限的美妙,极具享受的快感,魏喜终于品尝到儿媳妇的美味,那
房中乐趣就像陈年老酒在勾馋他的酒虫,不喝醉了似乎不能罢休。
  那情形,无比的醉人,无比的温馨,交合中的男女一边体会着彼此的热情,
一边交流着情感享受着温情释放着欲望。
  虽不是纵横捭阖,虽没有太过明显的放肆,可这醉人的闺房一幕还是应了那
句诗:
  新宅沽酒欲清喉,扬鞭策手握婵柔,不是故桥走马望,一暖情愫抱心头。
  直至魏喜把男人的子孙精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射进儿媳妇的体内深处,这短暂
的交合才算告一段落,魏喜释放出自己的情感之后,像个丈夫似的,取来湿巾和
手纸,替儿媳妇清理身体上的汗液还有那下体处流出的粘液,那粘稠液体,缓缓
的从儿媳妇两片肥嫩的蚌肉中挤了出来,真的很醒目。
  魏喜第一次近距离直观的看到了儿媳妇的私处,非常饱满非常发达,乌黑的
体毛护在阴唇上面,整个玉壶的形状就如同一个从中间剖开了的桃子,充血的两
片有些发暗的蝴蝶翅膀似乎还在微微抖动着,那私密之处不正是桃核所在吗!
  离夏默默的随着公爹的擦拭体会着另一个男人的爱恤,感受着不同于丈夫的
温柔抚摸,虽然爱爱温情,但快感却非常强烈,这一次又不同于昨夜,自己的身,
心,情的释放,整个过程简直是妙不可言。
  伺弄完儿媳妇的身体,魏喜又给自己清理了一番,然后把孩子睡觉所需一应
之物都准备在大床上,看看没什么漏失之后,委身爬上了软床。
  「他爸爸总不在身边,好多事情,我一个女人家做起来都是很费心费力的,
身边没有一个男人帮衬着,真的感觉很无助」离夏轻轻的说着,此时她面对着公
爹,眼中柔情无限,散去了潮晕的脸蛋上显出了粉嫩光彩,妩媚异常。
  「我这不是陪在你身边了吗!我会像照顾建建一样照顾你们母子的」魏喜握
着儿媳妇的奶子,柔软慈祥的说着。
  「恩,我感觉到了,感觉到你给这个家带来的温暖,感觉到你为了这个家庭
所作的付出,那种感情我也说不清楚,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恋父情节,也不知道
是不是在报答你对家对孩子的恩情,总之,我把身子给了你了」离夏直视着公爹
说道,她是敞开了心扉说出来的,对眼前这个父亲般的男人说出来的
  「你曾说过给孩子姥爷洗过身子,到底有没有过,你说给我听」魏喜忽然想
到了儿媳妇给自己擦澡时说的话。他有些焦急有些紧张的样子,毕竟这种事情,
不管是大姑娘还是小媳妇,做出来太过于惊世骇俗。当然,自己和儿媳妇做这样
的事,简直就是个例外,绝对不能归结到里面了。
  「那是我骗你的,再怎么说也有我妈妈在呢,怎么能让我去洗呢,你这个坏
老头,就是个臭坏老人」离夏说着,攥着粉拳轻轻击打着公爹的胸口。
  听到儿媳妇这么一说,魏喜似吃了定心丸,心头的大石也放了下来。他握住
捶打自己胸口的那双小手,美滋滋的说着「这么娇滴滴的闺女,我还真以为你也
被孩子姥爷给拿下了,哎,谁叫你那么好呢,谁叫你钻进我的心坎里呢」,与其
说是调侃,还不如说有些酸溜溜的味道呢。
  看到公爹动情处深情无限,尤其是带着醋意的样子,离夏温柔的撒着娇说道
「脑子里都想的是什么啊,让你睡了就够便宜你的了。你呀,你竟然也会吃醋?
真像个老小孩,这坏老头」
  看着儿媳妇平复的脸蛋又如煮熟的虾子般,魏喜不胜唏嘘起来,就那俏模样,
谁看了不会想着要吃两口,就拿那禁忌的事来说,历史上谁能留册青史,除了一
个唐明皇,还不都是谩骂一片,自己一个小小市井人物,能够享受这样的待遇,
老天待我不薄,魏喜不禁又想道「真是一个害人的尤物啊,之前竟让我白白担心
了一场」,
  这个事儿要不是儿媳妇亲口所出,他哪里能够放心呢。他那患得患失的感觉
得到解释之后,心理感到由衷的幸福。
  随着交谈,彼此之间那种夫妻般的打情骂俏油然而生,心理的打开,情感的
释放,自此,再无隔阂,即便是羞涩,也是床榻前调味的良剂,这一夜,真正的
敲开了彼此伦理之间的大门,
  这一夜,彼此间再次打破伦理,但那情感的释放和心情的释放,让彼此之间
的心儿连在了一起,那两条平行线最终汇合到了一起,交织在一起。
  从家庭谈起,作为男人,魏喜此刻充当的角色就是一个貌似丈夫的存在,通
过和儿媳妇的攀聊,他能感觉到自己在这个家庭的地位,他也很喜欢这样的存在,
毕竟孤独寂寞了那么多年,能够如现在这般生活,着实令他欣喜非常,毕竟得到
儿子的认可不如得到儿媳妇的认可,能够得到了她的接纳,以后的生活,尤其是
家庭,让他更有了方向感。
  谈到孩子成长的问题,魏喜的经验显然要比离夏多,在孩子的冷暖吃度以及
孩子母亲的膳食方面,魏喜对着离夏说了很多注意事项,以往说过的没说过都被
他一股脑的吐露了出来,这方面的交谈,让离夏更清晰的了解了公爹的内心世界,
也为他能够融入这个家庭感到高兴。
  聊来聊去的,就谈到了彼此之间的性爱体会,对待性事方面,魏喜始终认为
儿媳妇付出了很多,并且第一次是他主动的爬上了儿媳妇的身体,再要求她主动
开口谈论性事,似乎有些过于强调了,可不说又觉得对以后无法交代,所以,他
主动的开了口。
  「刚才的事,你舒服吗?」魏喜轻轻的揉着儿媳妇饱满的蓓蕾问道
  「怎么说起了这个呢?」离夏按住了公爹的大手,眉眼桃花状的样子鞠着春
水,盎扬着勃发的气息
  「我只是想问问你,咱们毕竟是做了这事,也该好好说的一番了」魏喜低低
的说道,感觉着手里的柔软,他越发爱惜无限起来
  抽出了手,离夏伸出兰花妙指点了一下公爹的脑门,妩媚妖娆的说道「你感
觉不到吗?这么羞人的话非要我说出口,难道你还不满足?」,离夏挂着羞媚说
完了这句话。
  魏喜看了看儿媳妇那醉态朦胧的脸庞,呵呵的笑了,打趣道「没有满足,我
还想要」
  看到公爹一脸的嘲笑,离夏心理一慌「这个臭老头怎么还没够啊,也不知道
注意自己的身体,哼,要也不给你」,她随即瞪了一眼说道「睡觉!又不是不给
你,以后的日子长着呢」,说完掩着小脸藏在枕间,看着儿媳妇的俏模样,魏喜
深有同感,不是吗?以后日子长着呢。
  真情的流露,彼此的温馨关怀,在这一夜彻底的融合在一起,直至一切再次
静寂下来,他们相拥而眠。
  魏喜做了一个美梦,梦中他和小孙子夹裹着离夏,一前一后,他大笑着,小
孙子似乎也在大笑着,中间的女人迎合着他们两个人前后之间的包围,放纵着呻
吟声很大的样子。
  抬眼间,魏喜看到了儿子,他看到儿子开心的笑着,就那样的盯着他和儿媳
妇。他放纵的同时不再惶恐也不再担忧,而是露出了笑脸,冲着儿子也是开心的
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