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魔女之子

作者:admin来源:人气:258


.
  月光穿过层层的密麻树枒,就像海面上浮动的浪尖般轻快的在地面上舞动着,在静谧无声的黑暗森林中,时间
空间彷佛都静止了下来。但是一道尖锐的哭声打扰了这亘古如一的宁静,哇哇哇的哭泣声,在一株老树的树根附近,
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正恐惧的晃动着自己的小手。


  「为什么……这里会有人类的小孩子?」一个冰凉的声音道。三个黑影不知何时已经围绕在婴儿身旁。


  「真佩服人类啊,自己的小孩都能这样乱丢,要是我的族人之中有人敢做这种事的话,不出三天就会被撕裂成
一块块的肉片的。」另一个稍稍低沉的声音道。


  「可是,我们总不能丢着他不管吧?」另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道,「怎么办?」「你想办法。」另外两人异口
同声。


  「我咧……」声音的主人嗔道,「玛裘丽陛下的家臣中,难不成只有我是认真做事的吗?」「妙霓!」另外两
人又一齐怒道,「你是不是又想被我们两人的天地坏灭再轰倒三天啊?」「……所以我才讨厌这些物理系的家伙,」
那被称为妙霓的人叹了口气,「动不动就要动手,一点都不像我这位优雅的魔法师……」轰的一声,另外两人的其
中一位,手中冒出了金光闪闪的火焰,火光映照出了三人的身影,紧握着发火的拳头的,是一位身着便装的女斗士,
青蓝色的头发杂乱的披在肩上,只见她满脸怒容的挥舞着双拳,像是马上便要动手似的。另外一人全身漆黑,棕色
头发下冷淡的面孔,就像是一片晶莹的雪花般令人不得不出神凝视,她的左手悠闲的摆在腰间长剑的剑柄上,彷佛
这一切都不关她的事一样。


  「我知道了啦,」那唤做妙霓的,和两人相比起来,身材甚是娇小,头只到另外两人的胸部左右,但是因为上
面顶了一顶粉红色的大三角帽,远远看起来三人还是一般高的。妙霓不知从哪抽出一根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法杖,杖
头分岔成一个巨大的V字形。「我把他带回去就好了吧?反正我们也好一阵子没事做了……」妙霓看看襁褓中的婴
儿,「看他样子还不错,玛裘丽陛下应该会喜欢他吧?」「说不定吧?谁知道?」女斗士慢慢把手放开,火焰缓缓
的消逝。


  妙霓轻轻挥舞法杖,只见清冽的蓝光缓缓将婴儿包围,婴儿缓缓的飘了起来,朝着三人的方向飞去。


  「嗯,我们回去吧。」妙霓道。


  「早就该回去了。」全身漆黑的女剑士道。


  十四年后,玛鲁王国,魔女之黑森林。


  【魔女玛裘丽家族所在的黑森林】在保养良好的指引木牌上,用漆写着黑色的几个大字。


  「魔女玛裘丽一家,」一个像是附近观光团体导游的女子站在牌前,朗声道,「是玛鲁王国内享名最盛的魔女
家族,过去曾经在我国内制造了无数的大小争端,但是最近几十年来,这位将近一千五百岁的超级大魔女几乎完全
没有在人前显现她的英姿过。」导游伸手指向森林深处,虽然是日正当中,但是森林内部似乎吞食着明亮的日光一
般,进入森林的小路往前蜿蜒没几尺便已经完全看不清楚了。


  「……由於魔法的关系,」导游继续朗声道,「既使在白天,森林中的大部分地区仍是黑暗的。」导游身前的
一群游客们纷纷探头往森林内部瞧去,森林内部有一股凉气往森林外面缓缓的吹送,令人不禁感到无比的诡异。


  『居然敢说玛裘丽陛下已经将近一千五百岁了……』在森林的深处,一个人影坐在高高的树干上,观看着外面
这一群游客,『本来是不想做什么的,不过你们竟然敢说出陛下的年纪,要是不好好吓吓你们,回去陛下可是会生
我的气呢。


  』那人不知从哪取出了一根长长的手杖,杖头分成两边,宛如一个巨大的V字形。


  『用什么好呢?』那人喃喃自语道,『嗯,还是用平常那一个就好了。』此时,手杖上的V字形迅速的旋转起
来。


  「……不过呢,」导游说的兴起,「除了白天看不到光亮,会移动的树木,食人植物之外……」只见她用恐怖
的眼光扫过游客群,害的他们不得不专心听讲,「最可怕的,是那些被魔女用魔法召唤出来,负责守卫这座森林的
幻兽们。」「最常见到的,是一条跟神殿的石柱一般粗细的大蟒蛇,」导游眉飞色舞的比手划脚,生怕游客们不知
道那是条多么雄伟的巨蟒,游客们也当场倒抽了一口大大的凉气,只不过不是因为导游出色的表演,而是她身旁那
条刚从森林的一株树干上滑下的巨大赤蟒。


  「……当牠张开那张恐怖的大嘴巴,」导游心中正感到无比的自豪,自当上导游以来,从来没有像这次一般令
游客们如此的害怕,「甚至可以把人一口给吞下去!」「哇!」「呀!」游客们害怕的叫出声来,纷纷往后退却,
巨蟒游到导游身旁,缓缓的张开牠的嘴巴,上下两对白的发亮的獠牙滴着唾液,喉咙深处那不见底的黑色洞穴彷佛
可以吞入一切事物似的。


  「别怕啊,别怕。」导游笑道,「我只是说说而已。」巨蟒的唾液滴在导游的头上,引起了她的注意,「怎么
有水?」导游回头一看,红色的舌信就在她的眼前剧烈的颤抖,发出嘶嘶巨响。


  「哇啊啊啊啊!!」导游这才大惊失色,放声便是大叫,头也不回的转头便跑,「今天行程到此结束,接下来
是自由活……」但是她还是敬业的边跑边叫着,只不过游客们个个专心逃命,没人理会她。


  「哈哈哈哈!」远远的,树干上那人笑得腰都弯了下来,「好久没看到这么笨的一群人了。」此人便是玛裘丽
家的妙霓,猫族出身的魔女,她穿着一袭粉红的短连身裙,头上顶着大大的三角帽,金色的头发在耳朵旁边滚出一
个个的波浪,毛色墨蓝的大耳朵在帽子前面一个劲儿的抖动。


  「哈哈,讨厌的家伙被赶走了,我可以回去休息了。」妙霓笑道,轻巧的跳下树来,在她的双脚即将接触到地
面的同时,一阵蓝光将其周身包围,身体随即缓缓的漂浮在半空里,像是水中一条悠游自得的鱼儿般的穿梭於林中。
阳光肆无忌惮的照耀在林木苔石之上,空气暖洋洋的,令人无比舒适。


  妙霓闭着眼睛,仰面任由魔力带着她四处奔走,悠哉的飘过层层交错的黑森林,突然,妙霓睁开了眼睛。「喵
呜?」妙霓道,「是杰洛的味道?」妙霓翻起身子,笔直的往气味的来源飞去,「怎么他又偷跑了出来?」妙霓心
想。


  妙霓加快速度,往森林内部飞去,随着她渐渐的深入森林,耳边可以听到淅沥沥的水声。不一会儿,妙霓穿出
了密杂的树木,眼前浮现出一条小溪,溪的上游是一道不大的瀑布,雾气状的水花飘浮在绿色的水塘上,辉映出小
小的七彩虹桥。


  岸边站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白色的披风彷佛在闪着金光,闪耀的棕色短发在风中缓缓的飘动,他拿着一把稍
嫌太长的配剑,正呆呆的望着零乱的水面波纹。


  『嗯……』妙霓心想,『杰洛不知道在想什么,居然没发现我都到他身边了。


  』妙霓缓缓的飘浮到杰洛身后,『咦?』妙霓注意到杰洛握剑的手背上有许多擦伤,『唔……又是和卡娜吵架
了吗?』「杰洛!」妙霓唤道。


  「呜哇!」杰洛吓了一跳,连忙转头,灿烂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白里透红的脸蛋,还沾着几滴水珠,乌黑的
眼球骨碌碌的滚动,秀气的眉毛就像柳叶一般悬挂在那对明亮的眸子上,妙霓不禁心想:「当初把他捡回来真是个
正确的选择,谁知道他会长成现在这付标致的模样。」「你一个人跑到这来,在想些什么东西啊?」妙霓笑问。


  「妙霓姊姊……」杰洛转回头去看着白花花的瀑布,「我为什么没办法学习魔法?」妙霓一听,心想:「原来
又是为了这件事啊,想必卡娜刚刚又对他大吼:『不会魔法又怎么样?我还不是一样不会用!』了吧。」「因为…
…」杰洛道,依然看着那不止的水波,「我是人类?」「正确答案。」妙霓道,「的确是因为你是人类。」杰洛转
过头来,「为什么?」问道。「因为神给了人类智慧,没有给人类魔力。」妙霓道,「不要沮丧嘛,不会用魔法有
什么好担心的,你想要用魔法的时候和我,或是和玛裘丽……和妈妈说一声就好了呀。」「……我想要靠自己的力
量使用魔法……」杰洛道,语气中稍微带着倔强。


  妙霓笑笑,这才从空中轻轻着地。


  「你怎么了?是不是又和卡娜吵架?」妙霓问道。杰洛看着小溪,说道:


  「今天,卡娜又骂我说:『不会用魔法又怎么样?我还不是一样不会用!』」妙霓心想:『果然。』杰洛续道
:「我便回嘴道:『谁说你不会用魔法的?如果你不会用魔法的话,那你的「无忧地」是怎么用出来的?』卡娜马
上生气的说:『你居然说我的绝招是魔法?那可是我苦练许久才练出来的绝招哪!』我又说:『我没说那是魔法呀,
我只是认为如果卡娜姐没有魔力的话,是不太可能一拳打得地上喷出火柱的!』然后就像平常一样,卡娜姐一说不
出话来,便到处乱轰乱打,我便一边和她对骂,一边跑了出来。」妙霓此时早已笑得弯下腰来,只差没躺在地上而
已。


  「嘻嘻嘻嘻……」妙霓喘气道,「喵……等下回去又可以好好糗她了。」「有这么好笑吗?」杰洛皱眉道,「
有啊,绝对有!」妙霓笑道。


  「唉……」杰洛坐了下来,「为什么只有我不会用魔法?」妙霓也跟着坐了下来,这是两人说话时的习惯,因
为妙霓身材娇小,两人为了让目光同一水平,说话时总是一起坐下。「不会用魔法又不会怎么样。」妙霓道,「更
何况不会用魔法的人,这森林外面满地都是。」杰洛没有回答,喃喃自语道:「为什么我会生在一个大家都会用魔
法的家庭里面呢?」「啊咧?」妙霓心想,「他还相信自己真的是玛裘丽陛下的亲生儿子啊?真是……也好,他这
单纯的个性还真方便呢,要是他知道自己是捡来的,说不定一下子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妙霓姐,」杰洛问道,
「有没有什么其他方法可以让我学会魔法?如果我天生没有魔力的话……」「啊,有啊……」妙霓不加思索的道,
「你可以信教,利用虔诚的信仰和各种神明借取神力。或是学习用复杂的咒术,雇用异界生物来替你做事。」「那
跟魔法,是不一样的吧?」杰洛道,「要有虔诚的信仰,好像很困难,不是吗?」「对呀,」妙霓道,「如果是要
学习咒术的话,那就非得记忆一大堆繁杂的施咒手续,咒文符号,连物品的摆置,时间的配合都得讲究,要是错了
一个细微地方,还会被咒力反扑呢,所以向来都只有所谓的咒术学者才有时间去搞这种东西。」妙霓笑道:「我们
这些属於魔女家族的人就不一样了,我们的魔力就存在於我们的体内,不需要去借取或是召唤,而且每个人都有自
己独特的使用魔力方式。」「真好……」杰洛的脸上露出羡慕的眼神,「那,除了这几个之外还有别的方法吗?」
「嗯……」妙霓歪头思索,「啊!有了!」妙霓道:「还有一个,不过几乎没有人用过,禁断的交合修法,阴阳锁
收……」妙霓突然脸色一白,「不,我记错了……这个东西没有什么用……」『糟糕了,我怎么会把这个说出来?
』妙霓心中大呼不妙。


  「没用?」杰洛奇道,「妙霓姐……你可不可以多说一点刚刚那个阴阳什么东西的?」「不行!」妙霓厉声道,
「啊,不,我是说……」因为不小心给杰洛摆了脸色,妙霓心中稍感歉咎,「这个……那个……总之这不是什么好
东西。」「妙霓姐……」杰洛突然兴奋叫道,「就是那个对不对?就是那个,可以让我学习魔法的方式!」杰洛抓
住妙霓的手,「拜托你教教我吧,妙霓姐!」「放、放手啦!」妙霓困窘的挣扎,「那不是我可以教你的东西呀!」
「这下没错了!」杰洛高兴的道,「什么没错?」妙霓好奇的反问,「妙霓姐没有否定那个阴阳什么的可以让我学
会魔法,而是说不能教给我吧?」杰洛道,「所以我只要想办法学会那个什么东西的,我就可以使用魔法了!」「
啊啊啊……」妙霓叹了口长气,「我怎么会说了出来呢?」「妙霓姐,求求你……」杰洛露出恳求的眼神,「教教
我吧……」「呜……」妙霓心想,『逃跑吧!』随着心中思念,顿时在妙霓的身体四周出现了明亮的蓝光,只见她
的身体慢慢的浮了起来。


  「妙霓姐,不要跑啊!」杰洛忙道,「你还没教我呢!」杰洛随即奋力一跳,两手用力的抓住妙霓飘在半空的
身体。「呜哇,你在抓哪里啊!」妙霓大叫,尚在凝聚中的魔力因为这突然的变化而消散开来。两人随即跌落到地
上。杰洛压在妙霓的身上。


  「痛……」妙霓呻吟道,「杰洛,你干嘛啦!很痛……」妙霓喊到一半,声音却哽在喉咙里,只见杰洛那对乌
黑的眼珠子就在自己眼前不过数公分的地方,两人的脸几乎要碰在一块。


  「教我,妙霓姐。」杰洛还喘着气,「拜托你。」妙霓的意志瞬间动摇了,只觉脸上一阵发烧,「你先把手…
…」妙霓低声道,「喔,对不起。」杰洛这才把手拿开,原来杰洛刚刚抓着的是妙霓胸前那对娇小的乳房。妙霓见
杰洛把手拿开,这才喘了口气,「啊……」但她赫然发现自己硬挺的乳头,隔着粉红连身裙,在衣物上制造了两粒
突起。妙霓煞时间羞得全身发热,不知该如何是好。


  「妙霓姊姊?」杰洛见妙霓久久没有反应,奇怪的问道。「没……没事……」妙霓的声音也变的浑浊了。过了
一会,妙霓这才缓缓的抬头,但是由於杰洛还骑跨在她的身上,所以妙霓第一个看到的便是杰洛的两腿之间。


  「如果我教了他阴阳锁收的方法……」妙霓心想,两眼不自主地盯着杰洛的两腿之间,「那他就要用他的……
进到我的里面……」一想到此,妙霓更是全身有如被火焚烧一般炽热。「怎么办?」妙霓心想,心中拿不定主意,
「要教他吗?」「妙霓姐?」杰洛问道,「你要教我吗?」「不,我还是……」妙霓下定决心,果然这种邪术是不
可以教给杰洛的,「我还是……」但当妙霓看到杰洛清秀的面容时,这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意志瞬间又消失了,「
妙霓姐?你说什么?」杰洛稍稍靠近妙霓,两人的脸又更加的接近,妙霓感觉到杰洛的呼吸吹拂在自己的脸上,『
不行了……』妙霓的双手颤抖着握住杰洛的肩膀,『我好想要杰洛……我想要和他……』「妙霓姐,你哪里不舒服
吗?」杰洛发觉妙霓的脸色异常的鲜红,体温也明显上升,「是不是生病了?」「不,我没事……」妙霓水汪汪的
眼睛盯着杰洛,「你再过来一点。」杰洛稍稍向前移动了一点,「不,再过来一点……」妙霓感到身体焦躁不已,
大口的喘息着。


  「怎么了?」杰洛担心妙霓的身体,将脸更加的向前,两人的头部几乎要碰在一起。


  妙霓突然用力的抱住杰洛,「呜!」杰洛惊讶的叫出声来,但是还没叫完,嘴巴便给妙霓的双唇给堵住了,一
条火热湿润的舌头倏地钻入了杰洛口中,「嗯嗯嗯……」杰洛无法说话,只好用鼻子哼出声音。


  妙霓抓住杰洛的手,把它往自己的胸部上贴去,「……握住她。」妙霓抽出口来,短暂的呼吸之后,说了这几
个字,「妙霓姐,等一……」杰洛连忙道,但旋即妙霓的舌头又钻进了杰洛口中。


  「呜……嗯……」两人热切的深深吸吮,嘴唇舌头打得咂咂作响,「怎么……我觉得身体热热的?」杰洛心想,
妙霓的舌头在自己口中猛烈的旋转,不时的吸吮,换做平时,自己应该感到很恶心才对,现在却反而全身发热。杰
洛握在妙霓胸部上的手,不禁用力起来,棉软的乳房在杰洛的手中随着手掌的用力,像海绵般的凹陷而后弹起。


  妙霓的身体则不时的随着杰洛的抚摸和搓揉而打着颤。


  「哈……哈哈……」当两人分开时,彼此都大口喘气,妙霓脸上满是红晕,杰洛不由得的认为今天的妙霓姐似
乎比平常更加漂亮。


  「妙霓姐……这是?」杰洛问道,「……你不是说想学吗?」妙霓笑道,「我现在就教你。」「真的?」杰洛
高兴的叫道。


  「嘘……安静。」妙霓道,「你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我在教你阴阳锁收的事唷。」杰洛拼命点头。


  「好,现在把你的裤子脱下来。」妙霓道。「咦?要脱裤子?」杰洛诧异道。


  妙霓点点头,杰洛有点害羞得把身上的白色长裤脱下,「啊……」杰洛困窘的发现自己平常那个安静的小弟,
现在居然傲然昂首,变的又长又大。


  「怎么会这样?」杰洛正困惑着,妙霓却跪坐在他的身前,「没关系,让我看一下。」妙霓柔声道,两手轻轻
的围绕住杰洛温热的阴茎。「啊,妙霓姐……」杰洛道,「没关系,你安静的享受吧……」妙霓笑道,小手套弄着
杰洛的阴茎,彷佛那是个美妙的宝物似的,「好大……」妙霓不禁喃喃道,「对不起……」杰洛羞愧的道歉,「你
干嘛对不起?」妙霓失笑道,「大是好事,杰洛的肉棒这么大,姊姊好喜欢呢。」杰洛脸一红,不知道该说什么。
妙霓嫣然一笑,一手套弄着阴茎,另一手将杰洛的睾丸握在手里,温柔爱抚着。


  「毛都还没长呢……」妙霓道,杰洛虽然想问是什么毛,不过生怕又被嘲笑,所以还是安静的任由妙霓摆布。


  妙霓轻轻的将包覆在龟头上的包皮翻开,此举令杰洛感到颇为不适,不禁叫出声来。「别怕,很快就适应了…
…」妙霓像是在呵护着小孩一般温柔的说道,翻开包皮后的,是一个沾满耻垢的龟头,正充血而涨大着。妙霓闻到
一股浓浓的酸味,突然只觉得口中一阵乾渴,唾液迅速的分泌。


  「妙霓姐?」杰洛发现妙霓的举动有些怪异,便问道,「怎么了吗?」妙霓摇摇头,「没、没事。」只见妙霓
渐渐的将嘴巴贴近杰洛的龟头,杰洛惊讶的盯着妙霓,她鲜艳的嘴唇贴上了满是白垢的龟头,杰洛感到一个湿热的
物体正贴着龟头的皮肤,吸吮着。


  「姊姊……」杰洛道,龟头先端传来无法相信的强大快感,让他无法清楚的说话,「那边……很脏的……」妙
霓却好像没听到似的,不断的用舌头舐去龟头上面的白垢,随着舔舐的次数增加,暗红色的龟头慢慢的浮现,沾满
了妙霓唾液的龟头微微的发出光亮。「好好吃……」妙霓陶醉的叹道,「什么?」杰洛惊讶的道,「杰洛的肉棒,
味道真好。」妙霓笑道,「……精液,不知道尝起来如何?」妙霓张开嘴,露出那洁白的牙齿。


  只见她缓缓的将杰洛的阴茎吞入口中,先是那肿大的龟头,接着是粗长的阴茎。「嘻嘻,这么长,看样子会顶
到喉咙里面呢。」妙霓心想,欢喜的品尝阴茎深入喉咙深处的感触,杰洛早已不知如何是好,只有任由快感凌虐他
的身体,臀部不能自主的前后晃动。终於,妙霓的嘴唇接触到了杰洛阴茎跟部的皮肤,杰洛的肉棒被妙霓全部吞入
了口中,龟头顶着妙霓的喉咙,让她感到一种甜美的窒息感。


  「啊啊啊……」杰洛呻吟着,「姊姊,我……」杰洛拼命的抑制想要抽送阴茎的欲望,生怕弄痛了姊姊,「嗯
嗯嗯……」妙霓看着他,送出欢喜的哼声,似乎是告诉他尽情的用阴茎在自己的口中抽送一般。妙霓随即前后移动
起头部,龟头在喉咙上猛烈的刮弄,杰洛已经无法忍耐下体不断涌来的强大波浪,只好紧紧的抓住妙霓的头发。


  「妙霓姐,我,我要……」杰洛大口喘息着,「啊啊……!」杰洛的身体剧烈的抖动着,龟头先端传来强大的
感觉,像是刀子戳刺般的疼痛,但却又说不出的快活舒爽。


  妙霓半眯着眼睛,火热的液体正顺着喉咙滚落到腹中,舌头上黏稠的感触,和从鼻头传来的浓浓腥味,证明这
是杰洛生命中第一股精液。


  妙霓笑着让阴茎从口中滑出,黄浊的精液在龟头和嘴唇间架起无数的桥梁,杰洛喘着气,妙霓满足的欣赏他高
潮后的样子,双手依旧不断的套弄着沾满精液和唾液的阴茎。


  「舒不舒服?」妙霓问道,「唔……」杰洛也不知道刚刚那种感觉是舒服还是痛苦,只好说道:「这就是那个
阴阳什么的?」妙霓马上笑道:「才不是呢,这只是前面几个步骤之一而已,你还要学很多东西,才能真正学会阴
阳锁收。」杰洛恍然大悟的得点点头。


  妙霓随即轻巧的用舌头将杰洛阴茎上残存的精液舔食乾净,年轻的阴茎不但没有萎缩,反而不断的跳动着。「
嘻嘻,」妙霓一边舔着嘴唇上的精液,一边笑道,「杰洛真厉害,完全不会软下去呢。」杰洛判断这是赞美,所以
只是羞赧的对着妙霓微笑。


  「来……」妙霓站起身,她的头只到杰洛的脖子左右,「换你帮我脱衣服了。」「咦?姊姊也要脱啊?」杰洛
的脸更加红了,没想到竟然要和姊姊裸裎相对。


  「脱衣服算什么,」妙霓嗔道,「等一下要做的,比脱衣服还要糟糕呢!」妙霓咯咯直笑,一边把帽子取下,
大耳朵抖了一抖。杰洛觉得姊姊的身体瞬间变小了很多,似乎可以轻易的把她举起似的。


  「把我的裙子掀起来。」妙霓道,「嗯……」杰洛唯诺答应,有点胆怯的把妙霓大腿上那贴身的粉红连身裙掀
起,露出了里面的白色丝袜,杰洛注意到在妙霓的内裤上有着大量的水渍般的痕迹。


  「那是,嘻嘻,」妙霓笑道,「刚才姊姊在吃你的肉棒的时候,」杰洛不知怎的,觉得姊姊的用词很是令他害
羞,「那边就已经湿的不得了了。」妙霓道,「把内裤也脱下来。」杰洛看看妙霓,她正用鼓舞的眼神看着自己,
於是杰洛缓缓的用手指把妙霓的内裤给脱了下来。白色的内裤缓缓的离开妙霓的身体。


  一股酸甜浓密的气息立刻扑鼻而来,杰洛看到了妙霓的小小肉丘,上面长满了小草般的金色短毛,看起来软绵
绵的,短毛之下是几近纯白的细嫩皮肤,杰洛一时之间看的出神,直到妙霓说道:「嘿,你还没把内裤脱下来嘛。」
杰洛这才回过神来,将妙霓的内裤一直拉到脚踝处。妙霓抬起一条腿,让杰洛将她的内裤脱下。


  「好好保管我的内裤啊。」妙霓笑道,两眼满是笑意的盯着杰洛,杰洛慌张的把妙霓的内裤塞到上衣衬里的口
袋里面。


  「过来吧。」妙霓道,坐在一块石头上,两腿敞开,杰洛看见从妙霓的裂缝中,正缓缓流出透明的黏液。「你
可以摸摸看。」妙霓道,杰洛於是战战兢兢的用手指轻轻摸摸那微微隆起的肉丘,柔嫩的肉丘富弹性的顺应着杰洛
手指的压力而弹起,妙霓则快乐的欣赏着杰洛专心於自己下体的表情。


  杰洛的手指往下,碰触到那粉红色的肉瓣,轻轻的掰开她,在两片花瓣的包夹中,是那不断涌出花蜜的窄小洞
穴,「你可以用手指插进去试试……」妙霓喘息道,杰洛的手指让她难耐的紧握住他的肩膀,杰洛又兴奋又紧张的
将手指深入那小小的洞穴,只听得妙霓嗯的一声,全身一震。


  「怎么了?」杰洛慌忙问道,「没、没事。」妙霓喘息道,「姊姊、姊姊是因为太舒服了才叫出来的……」杰
洛脸一红,手指又缓慢的往妙霓洞穴深处探索,只觉得肉壁像是活生生的一般,手指彷佛是被人给含住了,温温热
热的甚是舒服。


  杰洛一边观察妙霓的表情,一边前后用手指抽插着妙霓的洞穴,透明黏液一点一滴的随着杰洛的手指往外飞溅。


  「啊啊……啊……」妙霓忘我的呻吟,「不行了,杰洛,快点插进来,快插进来吧!」妙霓喘息着,手往杰洛
那挺立的阴茎上胡乱抓去。


  「什么?什么插进去?」杰洛连忙问道,「这个,用这个!」妙霓握住杰洛的肉棒,「用你的肉棒,插到姊姊
的洞里面!」妙霓喊道。「真、真的吗?」杰洛兀自不敢相信,妙霓立刻喊道:「真的,快点!姊姊已经忍不住了!」
妙霓扑上杰洛,环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低语道:「快用你的肉棒……插到姊姊的肉洞里面……在里面用力的戳
动……让姊姊高潮……」「高潮?」杰洛再度不解,一天之内出现了太多专有名词,这个叫做阴阳锁收的东西似乎
确有其难度。


  「老天,杰洛,拜托你别管这个了!」妙霓在杰洛脸上又亲又吻,「快点进来吧,姊姊的里面很舒服的,比用
嘴巴还舒服!」杰洛这才小心翼翼的将阴茎对准那湿滑的洞穴,扭动腰身,缓缓的将肉棒送入妙霓的阴道内,随着
肉棒一寸寸的送入肉屄之中,杰洛感到巨大的快感也一阵阵的涌来。


  「啊啊、啊……」杰洛喘息道,「姊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边不断的扭动腰部,渐渐的加快抽送的速度。
「这……这就叫做爱……」妙霓欢喜的喊道,「你现在……正在和姊姊做爱呢……」妙霓将双腿盘在杰洛腰上,双
手指引杰洛抱住自己的臀部,让杰洛的肉棒更加的深入。


  「姊姊,我好像……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杰洛喘息道,「啊啊啊……」妙霓欢的全身发抖,「那是我的花
心,你顶到我的花心了!」妙霓紧紧抱着杰洛,「用力顶她!用力戳她!」杰洛压在娇小的妙霓身上,重量全部集
中在肉棒,用力的刺入妙霓的肉穴最深处,火热的肉壁紧紧的咬和着阴茎,随着肉棒的抽送,两人的下体不断滋滋
作响。


  「我要死了……啊啊……」妙霓低声呻吟着,全身无力的颤抖起来,「什么?


  姊姊,你怎么了?」杰洛大惊,立刻停止一切动作,惊惧的看着妙霓,「姊姊,你不会死的!」杰洛骇道。


  「……我会被你气死啦!」妙霓突然怒道,「那只是一种比喻,比喻我舒服的快要死了!不是真的要死啦!姊
姊正爽的时候,请不要停下来好吗!」杰洛被骂的一愣一愣的,到底妙霓姐是真的快死了,还是舒服的要死,还是
快被气死?


  「啊……真是的,」妙霓站起身来,「感觉都跑掉了。」「……对不起。」杰洛困窘的道歉。


  「算了,没关系。」妙霓叹道,「要一个完全不懂的人做这件事可能有点勉强。」妙霓瞪着杰洛,道:「现在
我会好好……教会你的,你给我专心点呀。」杰洛只是拼命点头,正襟危坐的准备接受教学。


  「不过在那之前,」妙霓道,「先下去把身体洗乾净吧,黏答答的甚是难受。」妙霓随即跳下小溪,用溪水洗
净下半身。杰洛见状也跟着跳入水中。


  「嗯,差不多可以正式了。」待两人都洗净身子,穿好衣服后,(妙霓的新内裤是用魔法变出来的)妙霓说道,
「仔细听好了,」只见她两手在空中挥舞,一对男女下半身的立体图案便浮现出来。杰洛注视着两个模型,觉得看
起来和真人的没有什么不同。


  「首先是部位介绍,」妙霓手中不知从哪取得一根细长的教鞭,指着男方的下体,「这个部分叫做龟头,龟头
后面连接着阴茎……」(我想在看这篇文章的各位应该都是研究所的水准,所以这种小学生等级的描述就给他省略
吧。)「……以男方在女方阴道内射精并达成受精为正统的性行为目的。」妙霓结束了精彩的讲课,这堂课运用了
丰富的辅助器材,杰洛充分的达到了学习的目的。


  「那……」杰洛有点害羞得问道,「假如我刚刚在姊姊的里面射精,是不是姊姊就会受精呢?」「干嘛?」妙
霓笑道,「这么想让姊姊受精啊?」杰洛困窘的低下头去,满脸发烧,「没有……」杰洛低声道。


  「如果是人类的女子的话,答案是肯定的,不过也不是说一定会受精。」妙霓道,飘浮在空中的男女模型缓缓
的消失,「而我们这种拥有魔力的生物,可以自由控制受精与否,所以会不会受精完全可以由自己决定。」「喔…
…」杰洛点点头。


  「好了,今天课就上到这里。」妙霓笑道,「接下来的阴阳锁收……」妙霓亲亲的在杰洛唇上一吻,「晚上到
我的房间继续。」杰洛霎时满脸通红,「嗯,我、我一定会去。」杰洛低声答应。


  ———————————————————————————————————嗯……一行的字变少了,版面
变的真丑……好久不见,不见好久,微风既然回来了就表示炼金也会回来,玛莉吵着要我给她我承诺的结局,不过
最近真忙啊,如果天公见怜,下个月起就变成研究生啦……不过炼金一定会写完的……————————————
———————————————————————第二部玛裘丽家族其之二──浮游之城晚风轻拂,一弯新月慵
懒的在天上漂流着,几群明星分散的点缀着黑蓝色的夜空,清新的植物香气布满了浮游城的里里外外。


  玛裘丽家族的根据地,浮游之城,是一千两百年前的古世纪大战中所遗留下少数尚能运转的巨大机械之一。失
去了动力源的浮游城目前乃是依赖着大魔女玛裘丽的强大魔力来维持它继续在空中飘浮的能力,而理所当然的,这
座几乎有黑森林一半面积的巨大城寨便成了玛裘丽的个人皇宫。


  浮游城本身并不存在於现实的空间之中,它其实是停留在玛裘丽创造的次空间里,一个蛋壳状的巨大空间。这
个椭圆形的空间对应着黑森林正上方,从里面可以清楚的观察外界的情形,但是外面的人却完全无法察觉浮游城本
身的存在。


  (不过若是从黑森林上方飞过的话,便会发现被某种力量阻挡)另外,基因於玛裘丽本身的奇妙习性,也就是
总是爱替事物起个怪名字的趣味,玛裘丽一族的人向来称呼这座浮游城为「丽姿之城」。


  广大的浮游城可约略分成三个部分,居住地区,植物地区,和位於这两个地区之下的遗迹地区。居住地区占地
最小,仅约浮游城五分之一的面积,不过对玛裘丽家族的人来说,这样的空间已经大到放火球对轰还可以有余裕等
火球飞到身边再准备是要躲还是要挡了,更何况平时彼此居住处都相当疏远,大部分时候居住区其实都是无人状态。


  植物区本来是古世纪时代,这座城附设的花园或植物园一类的设施,但是随着古世纪人类的消灭,失去了使用
者和维护者的庭园便遭荒废,走树爬藤各自发展的结果,原本不是植物区的地方也渐渐被绿色势力淹没,现在浮游
城主堡的下方可以说是一片树海,和地表上茂密的古老黑林可说不分轩轾。


  遗迹区则是整座浮游城的底部,这一部份的构造几乎就是一座深邃的迷宫,无以数计的房间,无以数计的门扉,
保存着许多不知道是作何用处的古世纪遗物,因为不知道任意使用会引起什么后果,玛裘丽一族根本不会进去这一
个区域。


  (我个人认为其实他们是懒得去管理这一堆来路不明的东西,所以乾脆根本就不进去)把视点从浮游城主堡拉
出,随着距离的增长,可以看清浮游城整体的轮廓,就像是一艘被从中间切断的小船,浮游城很清楚的有头尾的设
计,从尖突的船头是广泛的植物区,居住区主堡位在中间偏向平直船尾的位置,被植物区包围着,在这之下便是船
舱一般的遗迹区,外壁是灰白色的砖块构成,上面绘有螺旋形的图腾,在船首左右还画了两只巨大的眼睛。


  在船舱的底部,在船首的左右方,刚好在那对眼睛的正下,以及船尾的左右两角,矗立着四只巨大的石柱,宛
如这艘船的四把桨一般,朝附近的地面斜斜的往下伸出。


  杰洛走在连接着主堡和右侧副堡的单桥上,身边的建筑反射着月光和星光而露出柔和的光亮。经过了单桥中间
的龙形雕像,杰洛走进主堡。


  杰洛的胸前,一个蓝色的宝石坠子发出神秘的光辉,挡在路上的几道既无接缝也无把手或凹槽可供推拉的灰暗
石门便悄无声息的往左右散去。这个坠子乃是玛裘丽为了让没有魔力的杰洛也能在城中来去自如而灌注了自身魔力
的魔法道具,浮游城中大部分用魔力控制的门窗柜橱一类都会呼应这只坠子的魔力。


  「……」杰洛左右瞧了瞧,宽敞的走廊上空无一人,杰洛於是继续往下走去,穿过了一条条的走廊和阶梯,耳
中只听的见自己的脚步声和粗浊的呼吸声,还有那似乎越来越响亮的心跳。杰洛惊讶的发现自己非常紧张,和今日
下午比较起来,现在的他好像是要去夜袭某家姑娘一般的害怕又兴奋。


  「妙霓姐的房间……」杰洛低声道,弯入了一条细长的走道,「好像是这一边吧。」杰洛来到了一道圆形的门
前,粉红色的门板,强烈的暗示着这就是妙霓的房间。


  「妙霓姐……」杰洛低声道,生怕被别人听见,不过距离最近的卡娜都离妙霓的房间有四五层楼远,大可不必
担心。杰洛轻手轻脚的转开门把,虽然圆形的门有点不太好开,杰洛依旧安静的走进了妙霓的房间。


  房中布满了淡淡的香甜气息,杰洛花了一会适应房中的黑暗,只见圆形的门后是另一个圆形的房间,就像是一
顶帐棚般。杰洛四下察看,却不见妙霓身影。


  「奇怪……」杰洛心想,「人呢?」「欢迎光临!」只听得背后传来妙霓欢喜的笑声,杰洛只觉头上一沈,一
个暖呼呼的东西压了上来,脚步一个不稳,便跌倒在地。


  「呜啊……」杰洛低声惊叫,「妙霓姐,你怎么从我头上跳下来的?」倒在地上的杰洛转头一望,只见依旧全
身被粉红色包围的妙霓正嘻嘻哈哈的坐在自己的肩头上,那双大眼滴溜溜地盯着自己。


  「我听到你的脚步声,」妙霓笑道,「所以刚刚就飘在天花板的附近等你进来呀。」杰洛问道:「你听到我的
脚步声?」妙霓指指自己头上那对大耳朵,「当然听得见,这又不是装饰品。」「难怪……」杰洛心想,由於长久
以来的共同生活,杰洛经常会忘记这座城堡里面只有自己是人类的事实。


  「嘿嘿嘿……」妙霓露出诡谲的微笑,将身体贴在杰洛的背上,「怎、怎么了?」杰洛有点难为情的问道,因
为妙霓将脸贴在自己的脸上,温热的感触令他身体一震。


  「你晚上跑到姊姊的房间来……」妙霓低声问道,「想要干什么啊……」语气中充满挑逗,双手同时从背后往
杰洛的胯下摸去,「嗯……这硬硬热热的是什么呀?」妙霓在杰洛耳边呢喃道,杰洛感到妙霓口中的热气拂过自己
的耳际。杰洛难为情的微微弓起身子,因为涨起的下体被地板和自己的重量挤的很是痛苦。


  趴在杰洛背上的妙霓却不改变自己的姿势,两手隔着杰洛白色的长裤,轻柔的抚弄着。


  「嗯……」杰洛不经意的哼出声来,「舒服吗?」妙霓轻声问道,「嗯……」杰洛答道,妙霓噗嗤窃笑,从杰
洛身上滑下,「转过来吧,一直这样什么事也不能做。」妙霓道。


  杰洛随即被妙霓领上了她的床铺,被粉红薄纱的床帷包围着。


  「来吧,」妙霓道,「把你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脱掉。」杰洛此时才注意到妙霓并没有戴上她那顶高高的三角帽
子,看起来是如此的娇小。「姊姊,那你呢?」杰洛问道,「笨瓜,」妙霓笑道,「我要你帮我脱呀。」杰洛听见
这句话,脸上更是发烫,赶忙默默的把身上的衣物脱下。妙霓看着杰洛紧张又高兴的表情,满足的微笑着。(不过
杰洛只看的见妙霓的身体轮廓而已,因为房里的灯并未被点上)「脱、脱光了。」杰洛困窘道,「傻瓜,脱好了就
过来呀。」妙霓笑道,背靠在床沿上,悠闲的等待杰洛靠近。杰洛有点紧张的往妙霓身边靠近,鼻中闻到一股清新
的香气,和妙霓下午的气味不太一样。


  妙霓待杰洛贴近身边后,手一伸,将他拥入怀中,在妙霓身边那香气变的更加浓郁,杰洛一时之间感到呼吸困
难。妙霓缓缓的低下头去,让两人四唇相贴,杰洛张开口,让妙霓火热的舌尖钻入了自己口中,在小小的空间里面
跳着灿烂的舞步,将唾液打的滋滋作响。随着两人舌尖的快速步伐,杰洛感到身体越发火热,下体传来酸酸的感觉。
不知道妙霓是不是也有着相同的感觉,她缓缓的离开杰洛,颤声道:「杰洛,快点……把我的衣服脱了。」杰洛试
着去把妙霓身上那件紧身衣脱掉,在两人的努力下很快的粉红色的紧身衣便被丢到了床下,再也没有引起过任何人
的注意。但是紧身衣里面的乳罩却造成了巨大的困难,杰洛看不见乳罩的接合处在哪。


  「杰洛,怎么了?」妙霓焦急的问道,两手不断在杰洛身上用力抚摸,「我、我看不清楚……」杰洛被妙霓的
态度影响,也焦急了起来。


  「看不见?」妙霓诧异道,随即道:「对了,你在夜晚没有光是看不清楚东西的,我居然忘记了。」妙霓这句
话还没有说完,床帷里面立刻布满了许多萤火虫般的金色光球,轻快的在两人身边绕行着。「这样看的清楚了吧?」
妙霓笑道,「嗯,谢谢。」杰洛也笑道。


  虽然不能说是很稳定的光源,不过已经比刚才全然无光的情况好上很多了,杰洛顺利的脱下妙霓的乳罩,手迅
速的往妙霓的腰间移去。和下午那条粉红色的绢质内裤不同,妙霓现在穿着一条镂空的红色丝质内裤,杰洛将手指
穿入红色内裤的左右两边,缓缓的将它褪下,只见许多银色的丝线连接在丝质内裤和妙霓吐着热气的饱满阴唇之间,
大量的液体正从那深邃的洞穴中缓缓流出。杰洛不禁呆了半晌。


  「……刚刚……」妙霓低声道,「姊姊一边等你,一边……」妙霓的纤细指尖缓缓的贴上了自己的阴户,「像
这样……」妙霓的手指缓缓揉搓着充血胀红的阴部,「抚摸着自己……」杰洛惊讶的看着妙霓,只见她两眼散布着
朦胧的雾气,嘴唇微张,舌尖缓缓的舐着白晰的牙齿,脸颊发出奇妙的光泽,就像一只娇嫩的水蜜桃一般。杰洛感
到下体一阵紧绷,他冲动的抱住妙霓,将嘴唇贴上她,舌头闯入了妙霓的口中,贪婪的吸吮起来。


  妙霓欢喜的喘息起来,两手抱紧杰洛,一边调整身体的姿势,让杰洛的下体朝向湿润无比的肉穴。杰洛挽住妙
霓细小的腰肢,缓缓的将阴茎挤入那狭窄的蜜穴中,大量的黏液被阴茎的闯入逼迫,顺着妙霓的双腿往下流窜,缓
缓的滴落在粉红色的床单上。


  「哈……啊!啊啊!!」妙霓的口中泄露出甜美的叫喊,娇小的身躯被杰洛完全的压在身下,妙霓感到一种前
所未有的充实感,她无力的摊开双腿,引导杰洛的双手到她的膝盖上,「把……把我的脚压下去,」妙霓的声音充
满了浑浊的水气,「然后……用力的……」妙霓低声念道:「插到我的里面去……」杰洛依照吩咐把妙霓的大腿压
下,将她的私密处完全的裸露出来,流连在外的半根阴茎沾满了妙霓的液体,闪闪发光。杰洛一边看着妙霓半闭着
双眼的迷蒙表情,一边了抽插,腰部用力的将阴茎往妙霓的体内抽送。


  「啊!啊啊啊……」妙霓大喊,两手用力的抓住杰洛的手臂,「再……用力……再……深…深……」妙霓不知
道是在叫还是在说话的发出了厚重的声响,杰洛用力的挺进,龟头深深的抵住了妙霓柔嫩的花心,在那嫩肉上,杰
洛更加用力的让龟头咬合、顶撞着她,每一次的挤压都让妙霓的蜜穴深处不可抑止的喷泄出大量的淫液。


  杰洛忍受着龟头带给他的剧烈快感,一边剧烈喘息,两手紧压住妙霓雪白的双腿,无情的凌辱着那沾满了淫液
的鲜红肉穴,阴茎不断的拔出、插入、再插入,被这规律的抽送搅拌出泡沫的淫液不断的涌出,泛滥在妙霓的整个
胯部。


  杰洛出神的看着妙霓的脸部表情,她鲜红的脸颊沾满了汗水,口中不断发出听不清是在叫喊还是在哭泣的声音,
「杰洛,啊啊,杰洛……」妙霓欢喜的喘息道,「我要去了,要去了!」妙霓的身体大大的震动起来,杰洛惊讶的
看着妙霓,同时发现肉棒被那湿热的阴道紧紧的咬含,吸吮起来,说不出的销魂。杰洛下体一震,龟头在妙霓的体
内喷出了大量的精液,杰洛闭起眼睛,两手撑在床上,努力的忍受那强大的欢愉,眼前就像是闪电般的闪着白光。


  须臾,待两人都回过神来,杰洛问道:「姊姊,刚刚那个……是什么?」妙霓喘息道:「今天不是和你说过了
吗?那个就是女人的高潮。」杰洛道:「是喔,原来那就是高潮。」「笨瓜,」妙霓嗔道,「要不是我刚刚自己弄
了那么久,才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你……」妙霓突然脸红起来,「被你……」「被我?」杰洛问道,「啊,不要管这
个了,」妙霓忙道,「既然我们都已经高潮过了,现在可以先来讲解一下阴阳锁收的基本原理了。」杰洛点头,缓
缓的抽离妙霓的体内,沾满了淫水的阴茎拉出了许多银白的丝线。妙霓盯着那根尚未完全萎缩的阴茎,忙道:「等
一下,我帮你清一清。」也不管杰洛有没有答应,妙霓便将身子往前一伸,张口将杰洛的阴茎吞入口中,杰洛虽然
有点惊讶,不过有了之前的经验,倒也将之视为理所当然。妙霓吸吮着沾满了精水的阴茎,浓烈的腥味和酸味涌入
鼻中,「嗯嗯……」妙霓哼道,「不行了,我好喜欢这种味道……」妙霓心想,精液的腥味向来是她最喜欢的味道
之一。


  杰洛抚摸着妙霓的金发,舒服的呻吟着,肉棒在妙霓口中又坚挺起来,「唔……」妙霓心想,「既然都硬了,
那就再让他射一次吧,反正等一下要练阴阳锁收就不能射精了。」於是加重唇舌,刮弄着龟头的裂缝,两手轻抚杰
洛的睾丸。


  但是刚射过精的阴茎是很不容易屈服的,妙霓直舔舐到下巴都有点酸了,杰洛都还没有什么大反应。


  「……嗯」妙霓将肉棒自口中吐出,沾满了唾液的鲜红肉棒弹了几下。「再插进来一次好了。」妙霓道,「咦?」
杰洛道,「可是姊姊你刚不是说要教我阴阳锁收什么的吗?」「对呀,不过我得先让你多射几次才行。」妙霓道,
「你再插进来一次吧。」妙霓说道,「……刚刚太快了,这次可要慢慢来。」杰洛点头,缓缓的爬上妙霓的身体,
火热的阴茎顶着妙霓平滑的小腹,「真是根美妙的东西……」妙霓暗自心想,「要是他从今以后只属於我就好了。」
妙霓抓住杰洛的手,导引他握住那娇小玲珑的乳房,樱桃般的乳头颤颤的点缀在那雪白的胸脯上,杰洛轻捏着两粒
勃起的乳头,「啊啊……」妙霓不禁叹出声来,杰洛用手掌搓揉着柔软的乳房,手指轻轻掐入那白晰的肌肤,妙霓
舒服的叹息着,两手套弄着杰洛的阴茎,沾满了杰洛淫液的手指爱抚着龟头。两人不断的呻吟,身体缓缓的颤动着,
妙霓感到两腿之间又有液体缓缓流动。


  「好了,可以进来了。」妙霓喘道,一手引领着杰洛的阴茎,一手撑开那湿滑的花瓣,从那蜜穴中正流出灰白
色的混浊液体。「这是?」杰洛问道,「还问,那是你刚刚洒在姊姊肚子里面的东西啦。」妙霓嗔道。杰洛嘻嘻一
笑,腰身一挺,将阴茎迅速的插入至根。


  「啊!」妙霓不禁惊叫,「慢一点啊。」杰洛点头,缓缓的抽送,妙霓将双腿搁在杰洛的肩上,让他从上往下
的插入,夹带着重力的阴茎沈重的打击着妙霓的肉穴,噗吱噗吱的水声和啪咑啪咑的肉器撞击声,淫秽的回荡在小
小的房间内。妙霓黑色的瞳仁盯在杰洛粗壮的阴茎上,看着那不断进出自己身体的器官,妙霓出神的喘息着。


  「嗯嗯……啊……啊啊…啊…」妙霓随着杰洛插送的节奏呻吟着,杰洛闭着眼睛,两手撑在床上,腰部不断的
前后扭动,妙霓的阴道内充满了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抽插起来极为滑润,杰洛於是渐渐的加快速度。


  「杰、杰洛,」妙霓唤道,「嗯?什么?」杰洛道,腰部难以抑制的不断前后抽插,「你压在我的……花心上
的时候……」妙霓喘息道,「不要那么快离开,要再用力的顶她几下再出去……」「这样?」杰洛道,当龟头顶在
妙霓最深处的嫩肉上时,杰洛抬起妙霓的臀部,用力的将阴茎在花心上顶弄着。


  「啊啊啊啊……」妙霓欢喜的叹息着,「就是这样,啊啊,好舒服……」杰洛於是骑上妙霓的臀部,将她整个
人压在身下,用力的撞击着那柔嫩的花心,「啊啊!啊啊啊啊!!」妙霓狂喜的大喊,「好棒……好棒……再用力
一点,用力的插她!!」淫水在肉棒激烈的抽送下朝周围飞射四溅,沾湿了两人的下体,杰洛大口喘息着,强大的
快感正迅速的吞噬着他的身体,杰洛感到自己似乎又快要射精了。


  「姊姊……」杰洛喘息道,「我好像……快射了……」「嗯嗯……」妙霓往杰洛脸上狂吻,「射吧!射到姊姊
的子宫里面!」妙霓满脸潮红的喘息道,「姊姊的子宫想要尝尝你甜美的精液!」「呜,呜啊啊!」杰洛大声喊叫,
身体大震,大量火热的液体自阴茎中狂奔而出,刺痛般的电击感触在体内迅速奔驰着。白热的精液击打在阴道肉壁
上,奔入了妙霓子宫之内,妙霓失神的叹息着:「好烫……好烫啊……」杰洛的肉棒抽搐了数秒钟,吐出了大量的
热液,妙霓紧紧的抱着杰洛,两人都大口的喘息着。


  过了好一会,杰洛的阴茎慢慢的缩小,从妙霓体内滑了出来,失去了阴茎的阻挡,大量的淫液便骨碌骨碌的自
洞口溢出,缓缓流到了湿透了的被单上。


  杰洛和妙霓彼此拥抱着,感受彼此快速跳动的脉搏。点点的金光照耀着妙霓通红的脸蛋,沾着一层薄雾般的浅
浅汗珠,温热的香气从她的全身散发,杰洛趴在妙霓身旁,抱着她娇小的身子,久久不肯离开。妙霓眯着眼睛,缓
缓的喘息着,强大的快感在体内肆虐,杰洛环绕在身上的双臂带给她的体热,使得妙霓感到无上的幸福。


  两人相拥着,抚摸着对方温暖的身体,良久,妙霓开口道。


  「杰洛……」妙霓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来,「好好听着……」妙霓轻声道,「所谓阴阳锁收,指的是人类和魔
力种族彼此交换魔力,保存魔力的一种方法……」妙霓轻轻的把嘴贴在杰洛耳边,「这个方法利用的是魔力种族和
人类的一项共通点:他们在某种状态下会短暂的失去精神和肉体上的隔阂,并且合为一体……」杰洛用心的听着,
「在这种短暂状态下,魔力可以暂时的在两方自由的活动,但是非智精神体的的魔力要传递到有智的另一个生命体
内,需要某种的介体……」妙霓的解说对杰洛来说有点困难,不过杰洛不想现在中途打断她的解说。


  「简单的说来,就是当人类和与其交合的魔力种族达到了强烈的性高潮时,两方可以藉着体液的分泌和交换,
达成魔力的转移。」妙霓的解说到此结束,杰洛诧异的问道:「妙霓姐?我听不太懂ㄟ?」「嘻嘻……」妙霓笑道,
「我们达到性高潮的时候,就是肉体和精神失去区隔,短暂合一的时机。而你的……」妙霓轻轻握住杰洛硬挺的阴
茎,「射出的精液,和我体内分泌的爱液,便是那介质,」妙霓握住阴茎的手发出蓝光,「当我们达到高潮的时候,
你必须记得不让你的精液射入我的体内,」杰洛不禁心想:


  「那可能吗?」「……然后利用你的阴茎吸收我的淫液……」妙霓道,脸又红了起来,身体发热,「吸的越多
……累积在自己体内的魔力便会越深厚……」妙霓感到异常的兴奋,这个名为阴阳锁收的禁断魔法自己其实从来没
使用过,但让杰洛吸收自己淫液的想像令她感到无比的淫秽,下体不禁慢慢的分泌出新一波的爱液来。


  「这……」杰洛道,「做的到吗?」「所以我刚刚才在你的身上施法啊……」妙霓道,「这个魔法的名字也叫
阴阳锁收,这个词汇既是指魔法行为本身,也是两方交媾的仪式之名。」「因为这是第一次,所以我先替你发动,
等以后你能自己运用魔力之后,便可以自行控制。」妙霓道,放开了杰洛的阴茎,只见龟头下方一圈蓝色的咒印,
杰洛看着自己的阴茎,并未感到任何异状。妙霓缓缓的仰卧,张开了两腿,「你先进来吧。」妙霓的声音微微的颤
抖,杰洛缓缓的将龟头探入粉红色的鲜艳肉瓣中,咕哧一声闷响,充满了淫汁的阴道因为被巨大的阴茎刺入而发出
了美妙的肉音。阴茎缓缓的分开紧密闭合的阴道,抵达了那最深处的娇嫩花心,多汁的蜜肉颤抖着吐出淫蜜,杰洛
用力挺腰,臀部用力转动,龟头密实的咬住妙霓的花心,旋转挤压。


  「啊啊!!!」妙霓身体剧烈的震动,「好……好……」樱唇微绽,舌尖轻吐,甜美的气息随着欢愉的叹息而
流入了杰洛的鼻中,使得杰洛情不自禁的去吸吮妙霓颤抖的舌尖。「嗯嗯……」妙霓断续的哼着肉欲的旋律,乳头
涨的生疼,殷红的花蕾充血肿大,完全陷入了发情的状态。


  杰洛捧着妙霓的臀部,一下又一下沈重的打击着她战栗的花心嫩肉,淫水不止的流出,全身瘫软的妙霓只能本
能的挺着腰,让自己的私处完全被杰洛填满。


  「怎么会……」妙霓挣扎着不沦陷在无边的快乐之中,心想:「怎么会这么样的……舒服呢?」杰洛握住妙霓
娇小的乳房,手掌把玩着,他也感到妙霓的身体激烈的反应,而感到难耐的爽快,「姊姊……」杰洛道,「我好像
……又要射精了……」「不……」妙霓气若游丝的呻吟着,「你要先让我泄了才行……」杰洛於是用力快速的抽送
起来,龟头迅速而沈重的打击着妙霓的最深处,妙霓张大了嘴,乾喊着却出不了声。杰洛同时也感到巨大的快感正
迅速的吞没着他,下体剧烈的抽搐,眼见不一会便要射精了。


  「噫啊啊啊啊!!」却是妙霓先喊了出来,杰洛感到妙霓的肉屄猛烈的收缩起来,彷佛想要将他吞入那深邃的
肉穴儿里头似的,大量滚烫的阴精从花心和肉屄四处喷射出来,浇洒着杰洛的阴茎。


  杰洛瞬即也把持不住,阴茎迅速的抽搐起来,电击般的射精感弥漫了全身,杰洛感到自己正猛烈的把大量的滚
烫淫浆灌入妙霓的子宫之中,和她体内大量的蜜汁混合一气。这样的快感持续了许久,杰洛趴在妙霓身上喘息,享
受着肉体的欢愉。


  但随着阴茎的抽搐渐渐停止,另一种全新的感触出现了,杰洛惊讶的发现他的龟头前端传来诡异的感受,温热
的液体似乎正顺着他的阴茎缓缓的往体内流动。


  「这……」杰洛惊讶的道,「这是阴阳锁收吗?」杰洛的龟头在妙霓的体内吸食着那甜美的肉汁,随着那淫液,
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充实从阴茎的根处往杰洛的全身散布,让杰洛惊喜不已。「这一定是阴阳锁收没错了!」他
心想。


  不一会,杰洛已经把妙霓体内的精液和爱液都收回到自己的体内,她的阴道内已是空空如也。


  妙霓则依旧沈浸在高潮的余韵中,通红的脸蛋上蒙着薄薄的雾气,汗水从她的乳尖上缓缓滑落。「妙霓姐……」
杰洛见状,只觉得她无限娇美,便弯下头去亲吻妙霓的双唇,缓缓的吸吮着那娇嫩的妙舌,杰洛欣喜的发现妙霓也
殷勤的吸吮着他以为回应。


  杰洛感到体内的力量顺着自己的意思而运转着,他将那股力量运到了阴茎之上,感到龟头上的那圈咒印正缓缓
的震动着,杰洛立刻理解到,只要他将力量运到自己的龟头上,便能启动阴阳锁收的魔法。而杰洛更感到自己的肉
棒变的能够随意运转,他可以控制阴茎的大小,连射精也可控制自如。杰洛将阴茎抵住了妙霓的花心,龟头吸吮了
起来。


  「啊!!」妙霓身子大震,无法抵御的快感深深的摇撼着她娇小的身子,花心感到极大的快乐,一瞬间便喷出
了大量的蜜汁。杰洛捧着妙霓的嫩臀,将龟头深深陷入花心中,彼此咬合着,将那滚滚淫水都吞入龟头的裂缝之中。


  「呜呜……噫噫……」妙霓陷入了无法自制的狂乱快感中,抽泣了起来,「啊啊……他在咬我……他在咬我的
心儿……他在咬我的肉屄……」杰洛感到无上的满足,魔力正不断的随着妙霓的肉蜜涌入体内。妙霓紧紧抓住杰洛
的身体,「啊……我的好哥哥……你要肏死我了……你要咬死我了……」妙霓的表情与其说是在痛苦的呻吟,不如
说她正欢喜的要求着杰洛给她更多更深的戳刺,她金色的瞳仁里面充满了浓厚的淫欲,「啊啊……我的杰洛……我
的好哥哥……快用力干我……用力插我的穴儿呀!」杰洛也兴奋的将全力都运转到龟头上,妙霓感到花心像是被人
用手指拧扭一般,通体快活的几欲昏去。


  「啊啊……我又要泄了……好哥哥……你快吸了她……快吸光她……」妙霓失控的吼叫,花心再次大量的喷发
出巨量的淫水,随即也都被杰洛吸吮殆尽。转眼之间,妙霓便已泄了三次,杰洛也饱尝了三次甜蜜的肉浆,体内储
满了魔力。


  「我的好姊姊……」杰洛完全的将妙霓压在身下,贪婪的用龟头咬着她颤抖的美嫩花心,「杰洛……啊啊……」
妙霓抱住杰洛,两腿紧扣在他腰上,任由杰洛凌虐的咬啮着自己最敏感的地方,一边陷入无止境的高潮之中。


  当天空转变成橙红色的时候,妙霓和杰洛两人赤裸着身子,在床上互相拥抱着,两人因为昨天的过度操劳而陷
入熟睡,腿间布满了明显可见的水印乾涸的痕迹。


  妙霓先醒了过来,她的乳房上布满了红色的吻痕,是昨天杰洛的猛烈吸吮所造成的。妙霓看见杰洛还深深的熟
睡着,思及昨天两人淫乱的行为不禁满面通红,「没想到……我和杰洛竟然会这样的……」妙霓心想,「我还叫他
好哥哥……」思念及此,妙霓不禁羞得不知如何是好,「这千万不能被卡娜她们知道……」回过神来,妙霓发现杰
洛股间的阴茎正缓缓的涨大了起来,看来他正做着美妙的春梦。妙霓不禁一笑,捧起了那根粗长的阴茎,轻轻的放
入口中,浓浓的酸甜酪味扑鼻而来,妙霓温柔的用舌尖吸吮着,划过龟头肉菱,向下舔遍了粗长的阴茎,并含弄着
杰洛的两颗睾丸。


  突然一阵微光,龟头的下方露出了蓝色的咒印圈,妙霓抬头一看,只见杰洛正笑呵呵的看着她。


  「妙霓姊,你一大早就想要吃人家的东西啊?」杰洛笑道。


  「哼,你才是一大早就想玩人家的小穴呢!」妙霓嗔道,但却满脸堆笑的爬到了杰洛身上,深深的接吻起来,
两人火热的舌头贪婪的吸食着对方。


  「妙霓姐……」杰洛道,「我好喜欢你的小穴。」妙霓又嗔道:「什么?那我呢?」杰洛笑道:「我更喜欢妙
霓姊姊了!」妙霓这才笑道:「傻瓜,我的好杰洛,妙霓姐也最喜欢让你淫我的屄了……」妙霓轻轻的在杰洛耳边
呢喃道:


  「你想像昨晚一样肏我吗?我的好哥哥?」杰洛也低声回答:「我想要比昨晚更加激烈的肏你呢,我的好姊姊
……」两人相视一笑,妙霓倒身仰躺,两腿大张,金色的阴毛闪着湿漉漉的水光,只见她贪淫的眼神盯着那根慢慢
接近肉穴儿的巨大阳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