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呻吟的旋律学生感悟 (2)

作者:admin来源:人气:960


  我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开学才大二,当我看着奥运会精彩的进行,自己却很是没有意思,因为放假女朋友去北京当志愿者了,由于我要回家实习,就没去,再说也是因为英语不好人家不要我。
  其实说实话我还是蛮精神一个小伙,180+ 的个子,160的体重,以前做过运动员,打篮球的,现在还在坚持健身,所以身体还不错,毕竟年轻么。
  奥运开幕前几天我回家的,算起来有十多天了,一直没有做,很郁闷啊。
  其实在家里还是有那么几个女孩子有过性关系,但是由于上了一年大学,都好久没联系了,况且人家对象处的好好的,这样插足总有点愧疚的感觉,也感觉对不起我的女朋友。
  今天晚上妈不在家,去了外县下乡吃野味,老爸说要请我吃饭。回家这么长时间也没单独和老爸吃顿饭,估计爸是想和我联系联系感情吧,我看晚上也没什么事儿,就答应了。
  爸问我,今天怎么没出去,是不是没有钱了?我说没有,还有,但是爸爸还是塞了一千给我,好像是今天发了工资。和我一起去吃水煮鱼,吃到一半在大厅碰到个朋友,就开始喝起来,本来我和老爸都已经喝了不少,吃了半天,但是叔叔来了还是又喝了很多,爸爸又给了我五百让我去算账,结果没抢过那叔叔,这五百就又是我的了。
  爸说让我回家,他和那叔叔麻将去,晚上在浴池住了,说正好让我晚上带女朋友回家,并且一脸坏笑。
  其实老爸知道我对象没在家,但是估计是没记住或者以为回来了,才给我创造机会的。
  回到家,上了网,看看表,才六点多,郁闷啊……天都没黑,网上也没什么人,自己一个人在家,离上班还有2个多小时,真是够了……
  上SEX吧!
  下了小片自己看了不一会,心里就热,想要做爱,真的~嗨,我决定却找MM!
  打了两个电话,都说和老公在,弄的我一鼻子灰啊怎么办?
  我想,找小姐吧
  之前我只和小姐做过一次爱,是我学子宴请几个哥们去按摩,带了不少钱,他们都做了,我本来寻思请他们的,结果他们说找小姐不管多好是不能请的,否则会点背,让我也做一回。由于那天喝多了,就做了,小姐不好看,都记不清楚了。大多时候是在实在无聊的时候去推油,今天我想试试能不能带出来小姐!
  我到了我以前去过几次的地方,叫什么品花按摩。装潢很一般,是学生长来的地方,我在高中的时候就几次带我没破处的朋友来这里,不过这里的小姐都只在这里做,不走的,但是这里环境实在没感觉,就是一个一个的隔断的小屋,床也响,所以很想带走。
  进去了以后,老板看我面熟就说,来了啊?我答应了下,问我今天找谁,我说都半年没来了也不知道现在有谁啊,我自己挑吧,他说老弟现在自己挑加十块钱,而且以前推油30现在40了,我说没事没事行,他说,恩就是告诉你一声省的算账的时候麻烦。
  我进去坐着一堆小姐的屋子,红色的灯暗暗的,她们大部分都在抽烟,说实话,我看见抽烟女的就没好感,我大部分音乐学院的同学都抽烟,我不抽。
  看了半天没拿准主意,一个女孩自己说「小帅哥,我给你做呗?」我看了看她,「恩,行」
  她大概1米六十七八左右的个子吧,由于灯光暗,看不特别清楚脸。不过还是感觉脸比较干净,没有弄非主流傻了吧唧的烟熏妆,应该是没怎么化妆,头发是后面一扎,前边左右分开两边的,有点像武藤兰当年那个头型,她身材怎么说呢,上身胸部挺大的,下身有那么一点胖,但是也看不清。总体来说很水灵,主要一点我看出来,她也就和我差不多大吧,最多也就23,24!
  跟她进了房间,红色灯光很暗,很有情调。外边的音响放着音乐,是那种我也说不出名字的DJ曲子(由于我学音乐并且干夜场,我说不处名字说明不出名的很)。但是节奏还是很销魂。
  她问我「帅哥做什么啊?」
  「我可不是什么帅哥,哈哈。现在能做什么啊?」「小哥,什么都能做,韩式港式,推奶,推油都行」「我以前都来这推油,你先按着吧我寻思寻思,先开一个钟的按摩」「好啦!」然后冲外边喊「按摩一个钟」
  我躺在床上,枕头是一个小木头做的,还挺精致,垫在脖子下很舒服,由于刚才没少喝酒的缘故,我有点眩晕的感觉,但是没有恶心,挺舒服的。


  「你叫什么啊?」我问她
  「叫我乐乐就行」她声音挺阳光的,没像某些娘们声音就像活不起是的,听的我心里满舒服的。「来时候喝酒了吧帅哥」
  「恩,是啊,喝了点儿」
  「啊,那你好好躺着我给你好好解解乏儿」说着才把手握住我的手,从手上开始按摩。
  「手好凉啊,小帅哥你等我一下啊」说着就走出了屋子,我也不知道这干什么去了。
  也就一分钟时间吧,她回来了,手里拿了个热宝,笑呵呵的说,现在立秋了晚上天凉。怪了,这么一说,说的我心里挺得劲儿的。
  她把自己的手放在热宝上大概三十秒钟吧,就有她的手接着给我按摩,并且和我聊聊这聊聊那的,我感觉很不错,挺暖和的。
  毕竟那天我还像真实穿少了点,还是短裤和T还有凉拖,脚挺凉的,她就给我暖和了半天,和我说话时候知道她才来不久,家是外县的,并且知道这段时间奥运会,在这不能做大活了,抓的严,晚上十点就关业。
  她出去洗洗刚给我暖过脚丫的手,回来之后又把手放在热宝上暖了一会儿,就把手伸进我上衣和短裤那,就是小肚子那儿,开始揉,很轻柔的感觉,往下一点一点的摸,但是不碰我的JJ。
  弄了一会,我的JJ有了感觉,有点微硬,并且身体也很舒服。
  她看了出来,把脸凑过我的耳边,很柔很柔的声音小声说「哥,咱再加给推油吧,我好好给你做。」
  「嘿嘿,行」
  她冲外边喊加钟,然后就要去去精油。
  我把她叫过来,我说乐乐啊,你不用拿了,再给我按按吧,我有点累,一会还有事儿呢,不推油了,钱我按推油给你。
  她坐下一边说那不行,你给钱了我就给你做啊,第一次给你做怎么能不好好做呢之类的。
  我就解释说自己一会九点还要去迪吧唱开场,不能太累,并且问她「你们晚上能不能带出去啊?」
  「嘘」她比划我让我小点声,「我是从来不跟别人出去的,不安全啊,现在黑吃黄的可多了不敢,并且老板也不让」
  我就问她,晚上不是十点就下班了么?这都九点了你就说早走呗,就一天,我多给你点儿,再说你一看就知道我是学生,怎么可能出事儿呢?
  她犹豫了一会,问我能给多少,两百行不行。我一听,挺便宜,不愧是便宜地方的女孩,带出去都便宜一口答应了。
  在那一直加钟到快九点,出来给了不到一百块钱就在门口等她了。她没有换衣服,问我去哪?我说陪我去上班吧也就一个小时完事儿,她说好。
  我们到了我上班的迪吧,叫轻声摇摆。
  开场之前是我的时间,轻吧的感觉,缓慢的节奏,我今天状态不是非常好,就没有弹唱,直接用伴奏在唱,给她拿了我在这存的自己的酒,不是什么特别好的酒,但是也不错,是老妈给我从家拿的,让我在这上班的时候不用每回招待朋友都开酒,太浪费。
  毕竟自己学这个的,在外边闯荡了一年多,对于一个按摩妹妹来说,看见这样水平人唱歌实在也不是很多见了,她很高兴,说我唱歌好听,我也很坦然的笑了。
  开场以后就是嗨曲儿了,我一如往常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唱改版的嗨歌,而她则和我一起在舞池里跳了好一会儿。
  一开始上半场的时候还有些放不开,下半场时候音响声音巨震撼,酒精也开始酥麻她的神经了,开始和我牵手,抱在一起了,我手开始不老实,伸下去摸她的屁股,在牛仔裤外边摸,然后她就很嗨的摇头。
  我们整整呆到散场,出来以后感觉耳朵都有点受不了,因为平时我都是唱完中场就走的,今天连我耳朵都很震,但是心里很爽。
  她说到这以后这是很开心的一会,在这从来没有朋友,这也是第一回跟客人出来,之前整天就在那个小屋子里呆着,偶尔出来感觉很开心,并且告诉我说今天和我出来主要是看我和她年龄相仿,说来她那的基本都是大些的,很不开心,很没感觉什么的。
  我家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远,也就有一千米左右吧,我说溜达回去她说好。
  到了家楼下,看见烧烤店,我就开始想起饿了,嗨竟然美色当前还知道饿!
  「陪我吃口饭吧,我饿了」我说。
  「我还头一回看见你这样的呢,也不着急办事儿」「哈哈,那也得吃饱了的啊,你不也没吃呢么,走吧」在烧烤的单间,我们吃了点东西,又喝了点啤酒,我们侃侃而谈。


  我听来她不像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小姐,起码的事情是很了解的,并且说话起来不会很做作。她有点微醺的样子,脸红红的,说走吧,有点累了。
  我们就上了楼,回到了我的房间,房间不是特别大,但是床不小,而且是圆的,她说她要洗澡,好像是职业道德吧,我说你今天不是没接活么?那就不用洗了,简单洗洗就行。
  其实我感觉算是我对她一点尊重吧。她挺不好意思的,说那能好么?还解释说,说实在的,我来这以后接过的大活也才几个,都轮不上我,这都半个月没接活了,挺干净的,并且上午洗的澡。
  这时候,我就有点受不了了。一下把她扑到在我床上,身体压着她,然后两手分别十指相扣她的十指,很温柔,但是也充满力量的压住她,她的胸部很大,估计每天被人揉肯定会大,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我身体压在她乳房上的感觉,毕竟她年纪不大,乳房很好!
  她没有反抗,我开始我的惯用计量,把她的腿分开然后用下体顶着她下体,一手伸进她上衣里握住她丰满的胸部,一手把她头发弄到旁边,看起她的脸。
  恩,她的皮肤还不错,眼睛大大的,鼻子有点高挑,脸长的稍微有点圆,但是下巴有点点尖,挺白的,有那么一点腮红,算不上绝对美女,但却感觉挺性感的。
  我去亲她的耳垂儿,轻轻的喘息,然后伸出舌头在她的耳朵旁边轻轻的触碰着,唾液和她的耳垂我的舌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她很舒服,没有太多的性器官刺激,单纯的有点性感的刺激,很撩人。
  我的手已经解开她的胸罩带儿,我侧到她身子左边,一胳膊搂住她,另一只手在享受这对丰满得很的乳房,很实在的手感,我没有用力的抓揉,只是稍稍有那么点力度的按着。
  可能是刚喝过酒,并且在迪吧的时候已经在一起亲昵了好久,加上音响的强烈刺激,心脏的跳动一直没有平缓,加上我的抚摸和亲吻,乐乐的脸有些微红。
  毕竟是做这个的,就是不一样,她伸出一只手去解我的腰带,而整个身体却还依旧享受着我给予她不很强烈但是很撩人的刺激。
  腰带解开之后并没有被去下,只不过解开了放在那,好像方便她的手伸进的裤子里一样。
  她手伸进我了的裤子,只是伸进去一点点,在我的小肚那游弋,没有触碰我最敏感的部位,可是这种刺激还是让我感觉很舒服,和女朋友完全不一样,同样是抚摸,我能感觉乐乐带有明显的挑逗,还有深深的妩媚。
  我自然不能示弱,右手在乳房上更用力的揉搓了几下后就直接下移到小腹,她没用腰带,所以手一下子就伸进了内裤里。她的阴毛似乎很柔软,就是那种细细的感觉,并且好像有点长,我轻轻拽了几下之后,手就移到了她逼的上面,也就是阴核的位置,左手在她脖子下面绕过来伸进上衣接着抓她的乳房。
  她在我右手抚摸下进入了状态,眼睛开始有点迷离,我不知道怎么想的,把舌头凑了过去,触碰到了她的嘴角,她的嘴唇有那么一点厚,但是嘴还是比较小的,脸上的肉不紧,很柔软。
  我一边用我的舌头湿润着她的嘴角,一边用右手拨开阴唇,两片正常大小的阴唇被拨开,我中指试探了一下,果然,已经淌出了不少。主动的亲吻起乐乐,而手指却没有插进去,而是在阴核上借着她流出的水不断的拨弄。
  我能看出她在我不断的刺激下已经有点受不了了,她的手也握住了我的鸡巴并且熟练的套弄着,而舌头也伸了出来,和我的舌头缠绕在一起,不断的发出口水交织的声音。
  我的中指顺着那早已经不堪的水一插既入,令我意外的是里面竟然还算紧,因为在我印象中,她们这样的小姐,逼肯定是破烂不堪的。
  我没出声,左手继续抓着她的奶子,右手有点粗暴的把无名指和中指一起插了进去,真的很紧。
  「啊!」这一声显然有点不一样,听得出好像是有那么点意外,我没有使劲弄,而是用中指不断的上调,试图寻找所谓的G点。(其实说是这么说,和这么多女孩子做爱,找到所谓G点的只有我女朋友一个)毕竟我的扣动是很爽的,她的声音很快变成了叫声。「啊……啊……」她一边叫一边咬了我的嘴唇,有点疼,但是感觉还是很舒服。
  我感觉她下面的水似乎已经把内裤的底部都弄透了,我想像她这样的小姐,每天做N个推油,光摸男人的鸡巴,让男人摸自己的奶子,给男人舔乳头和肚脐自己却得不到满足,操,是不是也很骚啊! 今天就让我给你好好补补。


  她的样子已经迷离,抓我的手也很用力,我感觉她似乎快要高潮了,右手就更加用力,两只手指也在她的逼里分开,貌似把她的逼撑开了许多,不断的上下前后扣啊,不停的把手指弯曲。
  她的叫声越来越大「啊……啊……高潮了高潮了……啊……啊……」这时,再她没有完全高潮的时候,我拔出了我的手指,停止了抽送,一只手在她的逼上全方位的抚摸着,很湿。
  「别停啊?」乐乐声音很小的在我耳边说
  我一翻身,用力压在她身上,一件小T被我一下就弄到了上边,露出了灰色的蕾丝胸罩,我一把推了上去,她一对十分大的乳房就显露在我眼前。
  紧接着我就去扒她的裤子,连同内裤一下就拽到了脚下,自己退去内裤,压在她身上,用脚把她裤子蹬掉,并用腿把她的两条腿分开,整个逼完全暴露着,我没有时间管,头压在她乳房上吸了几下,就用鸡巴对准了她的逼。
  我的鸡巴一直是我和女生在一起的自豪,真的很给我长面子。我自己认为她长的挺好看的,起码很干净,不像日本那些傻逼,鸡巴像长癞了是的。
  它比较长,大概有16到18公分吧,我用格尺量过,关键是比较丰满,挺粗的,女孩一只小手将将能握住。
  我的龟头已经涨红,而前边就是湿润的沼泽,妈的,等不了了。
  我一挺腰,鸡巴插进去能有一半,沾着黏黏的水,我就这样插了进去。
  「啊!操!」我能感觉到她是感觉到我鸡巴的粗大了我没有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经过几次润滑之后,就整条鸡巴完全的抽插起来,每一次抽插都把鸡巴拿出好多再全部非常用力的送到底,我能听见我的肉和她的肉一下一下啪啪的响声,能听见我勃起的鸡巴插的她逼的抽动声音。虽然很湿润,还是感觉在我鸡巴的满足下,很充实。
  「啊,干我吧,啊……用力」她好像在给我加油是的,我想,操你他妈的是不是欠操。双手把她来两腿抓了起来,按到她肩膀那,然后一合,我能感觉到她的逼一下变的更紧很多了,夹的我她妈的很爽。
  我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一下一下做的很到位!
  「操,干我,啊……高潮了,干我用力大鸡巴干我」小姐喊的东西果然不太一样,就是比较自然啊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开始更大力的更快的抽插,汗已经从头上渗出了不少,我在非常快速的速度上保持着,一下一下干着
  「啊……啊……啊……」乐乐的手用力的打着床,逼里一阵抽动。高潮了。
  如果这是我对象,我会放慢我的速度,但是,今天我要可我来!
  我没有停止动作,也没有换姿势,还是那个速度抽插着,她整个人瘫软在那了,机械的叫着「哦。啊。哦」眼睛也没有睁开。我更加用力,巴掌还用力的打在她的屁股上,啪啪啪啪,一下一下,她随之一声一声的叫着,让我很是兴奋。
  抽插了大概又有2分钟左右,她迷迷糊糊的叫声又大起来「哼……哼…啊」我把她两腿劈开,紧了好半天的鸡巴又能感觉比较顺畅的干了。
  「啊……啊。受不了了,射我。射我吧」叫声越来越大,近似喊的感觉我也控制不住了,快要射精的鸡巴更加涨大起来,我用最后的冲刺,操的乐乐手和脚不断的乱抓乱蹬,嘴里也不知所以起来「不要,啊不行了,干不了了」「啊!」
  随着她双腿一夹,我也受不了了,我全力抽送,最后用力一顶,整条鸡巴都深入到她的逼里,好像已经成灾不下了,一股精液喷射如注,连续射了好多下,而鸡巴也能感觉到她逼里不停的抽动。乐乐瘫倒在那,腿被我还支在肩膀上。
  我缓慢的拔出我的鸡巴,放下她的腿,没有去清洗,就累到在那了。
  乐乐的喘息还没有平静,呼吸还很不均匀,但是眼睛已经睁不开了,逼下一抽一抽的动着,阴唇被我操的翻了起来,有些红肿,一片狼藉。
  酒精麻醉了我们,性爱满足了我们。
  我们俩睡着了。
  乐乐的两股之间,淌出了我的精液……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