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干姐姐的奶水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807


.
  也不知道这一年来乾妈的家里着的什麽霉,先是乾妈的女婿一年前不幸遇车祸身亡,而後上个月才满月後的小
外孙又夭折,这段时间以来,乾妈的女儿整日以泪洗面。我的家在外地,由於读书在龙阳市,所以就寄宿在乾妈家。
其实自从读小学以来,由於这里的教学质量很好,所以父母就一直把我送到这里读书,可以说,到现在读大学,基
本上都是乾妈一直在照顾我。乾爹在沿海做生意,也发了不少的财,就是很忙,一年就过节才回趟家,其馀就是定
期往家里寄钱。


  乾妈是国有企业职工,由於参加工作早,所以才43岁就退休在家。平常不是约朋友打牌,就是和一群姐妹去
爬山玩。经常听见别人说∶「哟,惠姐看你多享清福啊,女儿出落的这麽漂亮,还有这麽一个帅气的乾儿子,老公
又这麽会赚钱,真是享福啊!」乾妈每次听见别人这麽说,嘴都快合不拢了。也许就是条件太好吧,所以才会发生
这些事。这段时间以来,乾妈也很少出去玩了,就陪着小莹姐在家,脸上的笑容也少了很多,本来以前有说笑的家
里,现在变得很凄凉。我回到家里也常帮着做做家务、煮煮饭,别看我一个男人,做菜可最拿手,因为我老爸是个
厨师嘛。看完功课,我也陪小莹姐聊天,还好我的嘴皮子厉害,再加上那麽一点点幽默,总算能让乾姐姐微笑一个。


  小莹姐今年26岁,很像乾妈,非常漂亮,尤其还拥有魔鬼般的身材,波大得像要掉下来了一样,我最喜欢从
後面看小莹姐,女人的曲线简直被她表现得淋漓尽致。我最大的幻想就是能娶上一个像小莹姐这样的老婆。这两天,
乾姐的心情也好了一点,时不时还到我屋里上上网,听我说说笑,由於还有三个月的育婴假,所以也懒得去上班。
乾妈也开始有了点笑容,常暗地里夸我,说还是我的嘴甜会安慰人,其实只是幽默的力量而已。看见乾妈又开始出
去玩,小莹姐也振作起来,我也非常高兴,家里又有了活气。


  六月底的天气热得不得了,开着空调身上也全是汗,真想一直泡在冷水里。虽然快学考了,可我当没事一样,
因从来还没有我拿不下的课程。乾姐姐也在看书,她准备明年参加成人高考,一方面拿个本科文凭,另一方面也可
以分散一下注意力。我自然就成了业馀家教了,有什麽难题也就帮她解决一下。


  这天,乾妈约了朋友去打牌,估计晚饭又不回来吃了,我和小莹姐在家看电视,把空调开到了最大,还是热得
不行,看看外面的太阳,更没有勇气出去走,我开玩笑的说∶「姐,今晚上有现成的吃了。」「什麽东西?」「人
肉叉烧包!这种天气,我们在房间里迟早要被煮成叉烧包的,到时候刚好一人一个。」「噗嗤┅┅要吃你自己吃!」
「这可不行,我不能吃自己啊,可我要是吃了你,乾妈回来我可交代不了,是等乾妈回来吃我们两个叉烧包吧!」
小莹姐眼泪都快笑出来了,两手忙着去擦,就在这一瞬间,我从腋下看见了半个白白的乳房,兄弟一下就亢奋了起
来,还好是坐着,否则穿着球裤站起来,可糗大了。


  趁她笑得不行的时候,我偷偷地大量了一下乾姐,白色的坎肩体恤,胸前的肉球顶得老高,隐约有两个小凸起,
难怪腋下的袖口会绷这麽开,小碎花的超短裙,由於没穿丝袜,雪白的大腿像外面的太阳一样耀眼。我心里突然冒
出一个念头∶「乾姐她没戴乳罩,不知道穿了内裤没有?」妈的,心魔一开,真是一发不可收拾,兄弟胀得受不了。
突然,我看见乾姐胸前的白体恤湿了两个小点,怎麽,出汗会像这样?我忙收回视线,小莹姐刚好也站起来,说∶
「那晚上就吃叉烧包好了。」然後笑着回屋里去了。


  我一个人傻呆呆地在客厅里看电视,可心里还是起疑问,我决定好好观察一下。不一会儿,乾姐就出来了,去
冰箱拿饮料,我一看,怎麽换了件衣服,变成黄色的体恤了?搞不懂。这时,乾姐也走了过来弯腰,给我倒了杯可
乐,我一抬头,从衣领口里看见了两个乳白的肉球,还有点晃动,我赶紧低下头,心脏像被雷击了一下,扑通扑通
直跳。妈的,以前我怎麽没注意这麽多风景?我心里直骂自己笨蛋。这时候,乾姐说∶「太热了,我要去冲个澡去!」
说完就去了卫生间。我的心还是在乱跳,真想跑去偷看一下,真是心魔一开,良心挡也挡不住,可我还是忍耐了一
下。一会儿,卫生间传出了水声,我真不知道是去偷看乾姐洗澡还是继续看这无聊的电视,想了一下,要是被发现
就惨了,算了,忍下来。不过可以去看看她换下来的衣服,看到底是怎麽回事。


  我悄悄跑到乾姐的卧室,发现白体恤还在椅子上,我颤抖地拿了起来,果然有两团水渍,我放在脸上,深深地
吸了口气,除了一阵体香外,好像水渍处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撩人心肺,到底是什麽东西?我把衣服放回原
位,又回到客厅。接下来一段时间忙着考试,心里也静下来很多,不过,我发现好像晾衣架上好像很少挂胸罩,总
是小汗衫和体恤。大考完了,正准备收拾东西回趟家,这时候,乾妈突然接到和乾爹一起做生意的一个朋友打电话
来,说乾爹摔了一下,肋骨骨折,家里的空气一下又紧张起来。乾妈直说∶「怎麽搞的嘛!又出事了,是不是年头
不对?」我安慰乾妈说∶「肋骨骨折只要不严重,恢复很快的,我学校里的同学两个月就好了。」


  乾妈突然说∶「小杰,我要去照顾你乾爹,你暑假就别回去了,陪陪你小莹姐,我放心不下她。」1看着乾妈
急切的眼神,我乾脆地回答∶「乾妈你放心去吧,家里有我,而且我做菜的手艺,保证饿不着她的,我再陪她聊聊
天,不会出事的。」「小杰真行,你不知道,你乾姐菜也不会做,收拾家里还不如你。她现在情绪也不稳定,一切
全靠你照顾了。」「没问题。」


  第二天,乾妈就买了飞机票走了,我打了个电话回家,大概讲了一下原因,老妈还直叫我一定要看好乾姐,我
头点得像鸡啄米一样。说起我这个乾姐,也太宠惯了,以前都是乾妈做饭做菜,後来是姐夫做饭做菜,姐夫去世後,
还是乾妈做,现在轮到我来做,有没有搞错?大老爷们儿侍侯一个女人!可说归说,事情还是要做,早上锻练後,
回来带回早点,叫她起来吃,然後把昨天的脏衣服扔到洗衣机里洗;再看书,或者给她讲讲题,下午就闷头大睡,
或陪她聊天、看电视;太阳下去了,就陪她出去走;晚上,还是陪她聊天、看电视,或者上上网。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乾妈也没打电话回来,我正在给她讲题,七月初的天气更热,小莹姐还是那样打扮,
只是把长发挽了起来,穿着的体恤更薄,好像连汗衫也没穿了,两颗奶子明显地撑着衣服,让我的兄弟胀得难受。
还好定力比较强,一直坚持着给她讲解,由於关系熟,时不时还开点玩笑,在她脑门上敲一下,说她笨。房间里的
温度越来越高,我的体恤都湿透了,可看她那麽认真,我也不好意思停下来,趁她做题的时候,我坐在了旁边的沙
发上看小说。她做得非常投入,我刚好从侧面看见她的姿势,真是太美了,脸的轮廓,高耸的乳房,雪白的胳膊还
有大腿,我不禁看得出神。突然,她的胸前又有水渍出现,小莹姐忙拉了一下衣服,我赶紧低头假装看书,她可能
以为我看书看入神了,从桌旁拿了一块毛巾悄悄地在衣服里擦了擦,从眼角的视线里,看见两个大波都挤到了一起,
真想亲手抓两下。妈的,到底在搞什麽飞机?以前的疑问,又浮现出来。看见她继续做题,


  我就跑去做饭去了。天气越来越热,和小莹姐也越来越亲密,基本上什麽话都说,可我从不提姐夫,还有她的
孩子。我在家里现在乾脆裸着上身,反正家里没关系,小莹姐也没介意,由於从小一直在一起,她都把我当弟弟看,
也没多想。不过她基本上也没穿汗衫了,就一件体恤、一条短裙,让我每天都能看见突起的乳头,高耸的乳房。


  由於天天在家,所以发现乾姐每天都要换好几次衣服,而且都是自己洗,真搞不懂。一天,我打球回来,口渴
得要命,刚好看见桌上有一杯牛奶,管它三七二十一的,一口就全喝了,咳咳┅┅什麽味?怎麽和平时喝得不一样?
约甜,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这味道好像在什麽地方闻过?对了,那天乾姐的衣服上就是这味。我靠!不是人
奶吧?刚好乾姐从卧室出来,糟糕,被她发现,脸往什麽地方放啊!急中生智,我抢着说∶「小莹姐,昨天的牛奶
我倒掉了,不新鲜了。」乾姐「唰」一下子脸就红了∶「哦┅┅哦┅┅本来我准备拿去倒的,看书就忘掉了。」我
抱着球就朝卧室走,边走还边说∶「难怪乾妈说你做事丢三落四的。」「敢教训我?你小子欠扁!」说着小莹姐做
了个打人的姿势,我故做逃跑的样子,跑进卧室,不过回头的时候,刚好看见小莹姐举起手後,肚子露出一大片肌
肤,我又感觉到了外面的太阳。我拿起乾净的衣服,就去冲澡,小莹姐继续去看书。进了卫生间,莹姐换下的衣服
还在盆子里,不知道怎麽,我拿起衣服放到脸上深深地呼吸着,太香了!由於换得勤,连汗味都没有,衣服上还是
有两团水渍,不,现在应该说是奶汁。原来乾姐的小孩才喂了一个月的奶就夭折了,现在小莹姐的奶还比较足,所
以有时候太足了,会自己渗出来,把衣服打湿掉。那麽桌上那杯人奶,一定是乾姐由於奶汁太多了,自己挤的,可
忘了倒了。天啊!我喝了小莹姐的奶,还好刚才掩饰得好。想着想着,我的小弟弟高挺了起来,忍不住把小莹姐的
衣服套在弟弟上打手枪,真过瘾!要是能看见小莹姐挤奶的样子一定更爽。洗完澡,光着上身穿着球裤,就在外面
看电视,小莹姐也拿着换洗的衣服出来,开玩笑地说∶「你在跳健美啊?」「是吗?难道你没发现我的脸型像史泰
隆,胳膊像史瓦辛格,腿形像尚格云顿吗?」


  说着我还摆了个造型。「神经病!我洗澡了,你赶紧做饭。」一个坐垫飞到我的脸上,我看见了星星。「又要
做饭,天啊,上帝你在什麽地方啊?」听见卫生间的水声传了出来,我的心突然又狂跳起来,压抑下去的念头又弹
了出来,想着乾姐的豪波,那迷人的臀部,兄弟又再次怒吼。妈的,管它的!乾妈也没在家,就偷看一次。我踮手
踮脚地走到卫生间口,趴在地上往里看。


  夏天真好,冲冷水澡没有水雾,里面的一切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这就是我向往的小莹姐的身子,白皙的皮肤,
高挺的奶子,浑圆的屁股,小莹姐仔细地洗着,慢慢地搓揉着巨乳,脖子仰着冲着水,我似乎听到小莹姐嘴里还在
轻哼着∶「哦┅┅嗯┅┅」乾姐另一只手慢慢地滑到腹部下面,上下地搓着,声音也大了点,我真怀疑听错了,因
为我已经热血沸腾,估计脑门的血压肯定很高。乾姐的两条腿有点向内弯曲,像站不住一样,可惜我是从侧後方看
的,看不出乾姐的花丛什麽样。怕被发现,我怀着巨跳的心,悄悄地走到厨房开始做菜,可脑海里全是刚才的情景。


  晚上睡觉的时候,一直想着,真想把兄弟狠狠地插进小莹姐的阴道,听见她淫叫的声音。可第二天,又恢复了
理智。这样一个月过去了,我还是时不时地偷看一下乾姐沐浴的美景,也没有什麽更进一步的动作。有一天晚上,
我们在一起聊天,我问乾姐∶「想你爸吗?也不知道他怎麽样,乾妈也不打电话回来。」小莹姐一下子就来气了∶
「别提我爸,我长这麽大,就小时侯对他的印象最深,现在一年难见一面,平时电话也不打,除了钱,他什麽也不
知道。你说,你见过他没有?」「说起来,我还真的一面都没见过,就只看过相片。」「就是,你在我们家这麽久
也没见过,我能见着几回?说不定,他现在已经不要这个家了,在那面另有女人。」「我靠,女人说话真够毒的,
连自己老爸也不放过。」「本来就是嘛,最辛苦的就是我妈,每年还这样熬着,现在出事了,才想起她!」我看乾
姐火气越来越大,生怕她又提起往事,伤身体,我的罪过可就大了。忙说∶「好了,不提这个了,都是我的错,是
嘴惹的祸。姑奶奶,你就消消气,别气坏了金枝玉体,小生可万万担当不起。」「扑哧┅┅」乾姐一下就笑了起来。
「女人真是善变。」我嘟喃了一声。「你在说什麽?」「没有!我说乾姐真是漂亮。」「你的嘴越来越油了!」「
是吗?晚上我可全吃的素菜,烤鸡腿可全被你吃的啊。不可能油!」「扑哧┅┅真想踹你一脚。」「你试试,我现
在已经运起了十成的降龙十八掌,要不是看在打不过你的份上,早出手了!」「哈哈┅┅」我们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乾姐笑得花枝乱颤,连两个乳房也一起抖个不停,真怕掉下来了。


  突然房间里的电灯一下熄了,乾姐「啊…」地一声尖叫,就扑到我怀里,我一下子血压就升到极点,忙伸手把
她抱着,这才知道「投怀送抱」是什麽意思。两粒尖尖的奶头顶在我胸膛上,虽然我穿着一件体恤,还是感觉到有
奶汁沁了过来,两手抱着肩膀和腰部,感觉到温温的体温。我忙说∶「没事,停电了!」小莹姐发觉自己太失态了,
也忙起来,自我掩饰地说∶「吓我一跳,还好有你在,否则真被吓晕掉。」我也附和道∶「还敢打击我史瓦辛格般
的身材,报应来了吧。我去看看是不是跳闸了。」「我也去。」「我靠,不会怕成这样吧?」我拉着乾姐的手,拿
了电筒,出门看了看电闸,好的,看来是真的停电了。回到屋里,我把电筒照在脸上,比了个鬼脸给小莹姐看,不
想,一记重拳打在肚子上,我痛得「哎哟」一声,然後耳边传来乾姐的抽泣声∶「你吓我!呜┅┅」糟糕,祸闯大
了!这下是血压降到了极点,我只感觉四肢发凉,在这大热的夏天还有这感觉,我想我有超自然的能力吧。我忙拉
着乾姐的手说∶「对不起,小莹姐,我只是想开个玩笑,不是故意的。」没想,哭声更大了,外面老天爷也助阵,
闪过一道闪电後,一阵闷雷打了下,「完蛋了!上帝啊,我不是故意的,别劈我,宽恕我这个可怜的孩子吧!」我
跑到窗口,跪在地上高呼。


  「嘻┅┅」耳後传来熟悉的笑声,我忙说∶「上帝啊!你的宽恕我已收到,谢谢你,阿门!」「神经病,快过
来,我看不见。」「是,上帝!」我打着电筒来到乾姐面前,牵着她的手,然後一起坐到沙发上∶「对不起,小莹
姐,我不是故意的。」「行了,上帝已经宽恕了你。」乾姐刚说完,窗外一道闪电又划过去。「我靠!上帝也说话
不算话。」「哈哈哈┅┅这下你可知道什麽是报应了吧!我只是圣母,不是上帝,没办法。「你学得可真快,在下
佩服,佩服!」「看你还敢不敢吓我!」「不敢了,姑奶奶吩咐,小的照办!」「又耍嘴皮子!」「小莹姐,看来
今天只有早睡了,估计不会来电了。」「好吧。」我打着电筒,送她到卧室,然後把电筒给她∶「小莹姐,有什麽
事叫我吧!是猫眼,不用电筒的。」「行,晚安。」「砰」一声,我转身时,一头撞到墙上∶「哎哟,圣母说话也
不算话。」「哈哈┅┅逞强吧,还说不用电筒。」小莹姐走过来,帮我看了看额头,趁着电筒的光线,我看见乾姐
的奶子前面已经湿了一大片了,她以为很黑,我看不见,谁知阴差阳错,被我眼角瞄了一眼,本来白体恤就薄,里
面又没穿,这下连深红的奶头都现了出来。乾姐还没发觉,我可是大饱眼福。


  「没事,小意思,小莹姐你快去休息吧!」「电筒还是你用吧。」「你用,你用,你是圣母嘛。」「嘻┅┅哎
呀,电筒也没电了。」「不是吧?」我接过电筒,试了一下,没电∶「圣母,那就用你的光明照照我们吧!」「疯
子,还开玩笑。」


  这时,突然一个闪电划过,屋里亮了一下,紧接着一个巨雷打下来,窗子都被震得发响,房里更黑了,我都被
吓了一跳,乾姐「啊!」的一声,一下子抱着我。我的血压再次急剧攀升,真希望老天爷再来几个雷。我想可能是
太紧张的关系,小莹姐的前胸都快湿透了,我能明显地感到两个奶子压了过来,乾姐还不自知。我说道∶「我还是
陪你再坐一会儿吧,等天气好再睡。」「好┅┅好┅┅」乾姐的声音都在发抖。我基本上是搂着她的腰,摸索着找
到客厅的沙发,她柔软的腰肢像水一样,真不?意松开手。外面刮起了大风,我又摸索着把窗子关上,把窗帘拉上,
生怕闪电又再吓到乾姐。没有电,空调不起作用,屋里比较闷热,我们就坐在沙发上瞎聊。她有点怕,坐得离我很
近,好像怕我像幽灵不在了一样。我受不了热,把体恤脱了下来,嚷着∶「热死我了,圣母啊,我的报应可真惨啊!」
「哈哈┅┅活该!」「你不热吗?」「热,我又不是真的圣母。」「要是有空调就好了。」「简直是屁话!」乾姐
毫不犹豫地打击我一句。可能太热了,加上刚才血压还没降下来,我说∶「看我挠你痒,还敢说我活该。」说着我
就把手伸到她的腋下,挠她痒,她一下没躲开,被我挠得笑翻在沙发上∶「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我怎麽会这样就停手?趁黑正是吃豆腐的时候,我故意装不小心碰着她的乳,软绵绵的、湿湿的,爽呆了。小莹姐
也忙着到处躲,没注意被我吃了豆腐。她看我不住手,也一下来了劲∶「看我挠你!」说完,一下坐起来,就来挠
我,我可没想到会被反击,还没反应过来,我就被挠个正着。我这个人一不怕痛,二不怕死,就怕痒,这下,可被
她挠得话都说不出来。


  而且,别看小莹姐是个女的,力气还蛮大的,一下就把我按在沙发上,她也没注意,趁乱一条腿压着我。肌肤
相触,我像被触电了一样,真想就这样一直下去,兄弟也开始不老实,还好很黑,看不见。


  我已经心猿意马了,想着乾姐冒着乳汁的奶子,我横下心,一下撑了起来,一把把她抱住∶「看你还挠不挠得
着!」趁这机会把她的乳房狠狠地压在我赤裸的胸膛上,奶汁都挤了出来,由於我没穿衣服,都能感觉有温温的东
西流出来。小莹姐「嘤咛」了一身,还在逞强,我把她压倒在沙发上,两条腿压着她乱动的双腿,我想她也感觉到
了我腹下硬梆梆的东西在她柔软的腿上蹭,呼吸一急促了起来。我的呼吸更急促,不过嘴里还在说∶「还敢不敢反
抗?」由於乳房被我挤压着,我感觉到她的乳头硬了起来,呼吸也没有规律,喘着气说∶「不敢了,不敢了,快放
我起来!」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神经了,嘴慢慢地移到她的胸前,隔着已被奶汁打湿的衣服吮吸着乳房,微甜略
带有腥味的乳汁一下子就吸入嘴里,小莹姐「嗯」了一声,使劲地推着我,说着∶「不,不要,不能这样。快起来,
快放我起来。」


  「喔┅┅」「不要这样,快起来。」她开始打我的後背。我已经一心一意要得到小莹姐,根本就没听她说些什
麽,我嘴里说着∶「小莹姐,奶汁白白流掉,太可惜了,你也要经常换衣服,很麻烦的,我来帮你解决吧!」「不,
不要,快放我起来,我要告给妈听。」「不,小莹姐,我喜欢你,我不会放你起来的。」我紧夹着她的双腿,嘴不
停地吸着乳汁,一只手把她的体恤拉了起来,尽管很黑,我还是看见了白白的两个肉球一下子弹了出来,两颗乳头
上还渗着乳液。可能一晚上没挤奶吧,乳房涨鼓鼓的,我热血沸腾,嘴一口就含了下去,使劲地吮吸。


  大口大口的奶汁涌入嘴里,我像个顽皮的婴儿,还不时用舌头舔一下发硬的奶头,每次舔一下,乾姐就颤抖一
次。我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抚弄着她另一个乳房,用手轻轻挤一下,奶汁就飙了出来,我用手指搓捻着她的乳头,
感觉越来越硬,小莹姐都快哭了。「快放我起来,你这个坏蛋。」「小莹姐,舒服吗?我帮你吸掉点奶,会舒服点
的。」我把嘴换到另一个乳房上,疯狂地吸着、舔着。乾姐的抵抗越来越弱,慢慢地也开始有了反应∶「轻点,你
轻点。」「喔┅┅」她的双手不再猛力地推我,我也没有更进一步动作,她潜在的对性的需求,被我激活了起来。
乾姐两手放在我脑後,用力地把我的头压在她的奶子上,彷佛要我把她的奶汁吸乾一样。她的奶水太多了,在性的
刺激下,另一个乳房的奶汁越流越多,小莹姐也开始轻哼∶「哦┅┅喔┅┅」她的手在我背上不断的抚摩着,我的
兄弟都快爆炸了。我松开了两腿,感觉乾姐的双腿开始交叉着,蹭着沙发,我大力地吮吸她的乳房,她也伸一只手
上来挤给我吃,我把她的体恤从头上拉了出来,雪白的肉体就横呈在我面前,我简直亢奋地差点就射了出来,我知
道好戏还在後面,我深吸一口气,忍了下来。两只硕大的乳房,被我使劲地挤压着,由於被我吃了些奶,所以奶汁
不是很多了,可我还是不放过,边挤边吃,真是过瘾。我现在几乎骑在她的身上,乾姐闭着眼睛,享受着对性的刺
激,嘴里「嗯┅┅呀┅┅」地叫着。我趴在她身上,伏身在她耳边轻轻问∶「舒服吗?」小莹姐点了点头「还要吗?」
乾姐还是点了点头。


  这时,我的鸡巴已经在球裤里怒吼着,该是放出来的时候了,我一把把球裤脱了下来,兄弟毫不客气地昂首挺
胸。我继续用嘴刺激着乾姐的大奶,一只手慢慢地滑到乾姐的腿上,由於刚才一阵挣扎,超短裙已经被拉到了腿根
上,我顺着腿往上,颤抖的双手终於摸到了阴道口。我靠!真的没穿内裤,用手一摸,早已经湿湿的了。我趴在乾
姐身上,用鸡巴碰触着她的阴道,她也开始亢奋起来,用手来摸我兄弟,上下套弄着。我在乾姐耳边说∶「小莹姐,
要吗?」乾姐的脸烫得不行,微微地点点头。我故意刁难,一只手抠弄着她的阴核,问∶「要什麽?」「坏蛋,你
别弄了,我受不了了!」「不行,你要说。」「快┅┅快┅┅插进来。」我靠!漂亮的乾姐也会说这种话。我反而
不急,两只手不停地揉弄乳房,嘴往下移,小莹姐把臀部抬起来,方便我把裙子脱下来,我从她的腿开始,往上吻
着,尽管屋里很热,但比起我的神经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小莹姐已经完全发情了,我让她坐在沙发上,把她的美
腿搁放在我肩上,然後把头埋在花丛里。她的阴毛整齐有序,真是难得,我用舌头慢慢地来回舔着她的阴唇,乾姐
不断地哆嗦着,蜜汁越流越多,我掰开她的阴唇,含了一下她的阴核,小莹姐「嘤咛」一声,两腿使劲地夹着我的
头。


  我开始一会儿用舌头钻进钻出,一会儿舔一下阴核,小莹姐气喘吁吁地说∶「别闹了,快进来,快┅┅进来。」
我舔着蜜汁,放开她的双腿,把她横放在沙发上,小莹姐果然是过来人,拿个坐垫把屁股垫高。我故意装傻,说∶
「小莹姐,帮我放进去好吗?」乾姐喘粗气,把两腿抬起来,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带到阴道口,有气无力地说∶「
快┅┅快插我┅┅痒┅┅」我扶着她的双腿,腰用力一顶,整根鸡巴没根而入,小莹姐一下就把腰停了起来,仰着
头∶「喔┅┅轻一点。」我看乾姐皱了皱眉头,知道她好久没房事了,所以一下子插进去,会感觉不适,我停了下
来,温柔地问∶「痛吗?」乾姐点点头。「对不起。」「没事,你动┅┅一动吧!」果然是已婚妇女,感觉来得真
快。虽然乾姐生过小孩,可由於很久都没性交了,阴道非常紧,像处女一样。我开始慢慢地抽插,她爽呆了∶「喔
┅┅喔┅┅┅┅喔┅┅喔┅┅喔┅┅喔┅┅喔┅┅喔┅┅快点┅┅快点┅┅喔┅┅啊┅┅┅┅快点┅┅啊啊啊┅┅
啊啊┅┅啊┅┅」


  我才不会听她的节奏,我九浅一深地抽插着,看着她的阴唇翻进翻出,还带蜜汁,想不到美丽的乾姐,终於被
我插进了阴道。我研磨着她的花心,而乾姐则不停在「喔┅┅喔┅┅啊啊┅┅啊┅┅顶着了┅┅顶着了┅┅再来┅
┅」地淫叫着。在我猛烈的抽送下,小莹姐很快就到了高潮,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就软了下来,我可不会罢休,
继续冲刺着。「好久没这样了┅┅喔┅┅喔┅┅休息一会儿┅┅啊┅┅啊┅┅啊┅┅又来了┅┅快┅┅快┅┅」我
把小莹姐抱了起来,让她在上面,小莹姐已经没有了刚才娇羞的表情,像久旱逢甘露一样,扶着我的鸡巴,一屁股
就坐了下来,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奶子,一只手扶着沙发,上下腾飞。每当她往下时,我也挺起腰猛刺,黑暗中看见
两个白色的肉球上下跳跃,真是过瘾!我感觉到她的阴道越收越紧,突然一股热精冲在龟头上,我也快忍不住了,
忙抽出阴茎,


  一股精液猛喷到乾姐身上。我赶紧抓起我的体恤为她擦拭,她一把把我推开。我穿上球裤,血压在恢复正常後,
理智也恢复了。妈的,我干了什麽事呀?啪」一声,我给了自己一巴掌。「你干什麽?」小莹姐问道,话音里好像
没有埋怨的样子。可我心里可七上八下的∶「对不起,小莹姐,我不是人,可我真的喜欢你。」「行了,我没怪你。
我不会告诉妈的,就当是我俩的秘密吧!」「我的圣母玛利亚啊!感谢真主。」我心里乐开了花。外面的雷声已经
停住了,可雨还在下。「臭小子,把你的衣服拿去。」说完,一团黑影就迎面飞来。我一把接住∶我靠,好快的手
法,还好我的神功已到了听风辨位的境界。」「呸,就会瞎说,小心又碰到头。」「和小莹姐在一起,碰着也开心。」
「神经病!」看见黑暗中一个白花花的人影,刚平静下的心绪又沸腾起来,我上前一把把小莹姐抱了起来,在她脸
上亲了一口。「疯子,放我下来。」「不放!」「你又欺负我,我生气了。」好,我放你下来。」我可真怕她生气。
「扑哧┅┅怕了吧!」「好啊,骗我,我挠你痒,你可是全裸哦!」「行了,别闹了,早点休息吧。」「小莹姐,
我去你房间好吗?」「不好!」「那我就睡在你门前。」「你睡好了,就当给我看门吧!」「我靠,又损我?」「
快,我要回房间了,帮我探路。」「遵命。」


  乾姐要去拿衣服穿,被我拦住∶「衣服都是湿的,就这样回房吧,反正明天要换。」就这样抱着乾姐柔软的肉
体,摸索着到了她的卧室。小莹姐说∶「好了,你回房间去吧。」「不回,我也要进去。」「不行。」「那我就在
门口睡。」「赖皮,你就睡你的门口好了。」门真关了过来,我就偏睡给她看,我往地上一坐,靠着门就睡,突然
门一下打开,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跟头就倒了下去。「哈哈┅┅活该。」「我就知道你会开门的。」「什麽?我
是怕你把门┅┅晤┅┅」小莹姐还没说完,我已经深深地吻到了她的嘴上,小莹姐也双手抱着我,热烈地回应我的
吻,舌头也绞缠在一起。一切不必说了,我用脚把门关上,抱起小莹姐,把她放在床上。我的小弟弟又开始振奋起
来∶「姐,我想要。」乾姐急促的呼吸已经代表了回答。


  刚才乾姐的奶汁被我狂吸了一顿,现在已经不渗奶汁了,也没刚才那麽鼓胀了,不过捏在手里,还是抓不下,
软软的,真想咬一口。我还是先上後下,嘴和手并用捻弄着她的奶头,很快奶头就硬了起来。我两手揉着她的乳房,
嘴和她亲吻着,她的香舌也在我嘴里绞来绞去,喉咙里「哼哼呀呀」的发不出声,下面已经湿漉漉的了,真是尝了
一次鲜,就什麽都放开了。我脱去短裤,她用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阴茎,我支支吾吾地说∶「小莹姐,能┅┅不能┅
┅用嘴┅┅」小莹姐翻身起来,二话没说,香唇就已含住我的鸡巴。看来以前姐夫也这样做过,乾姐的舌功真好,
含着我的阴茎一吸一吐,舌头还舔着我的龟头,


  我都快把持不住了∶「小莹姐,我也用嘴帮你。」乾姐将身子调转过来,把阴部对着我的脸,嘴仍帮我做着活
塞运动。看着小莹姐黑暗中白皙浑圆的屁股,我也用舌头绞弄着她的阴核,她的蜜汁顿时流淌不止,


  弄得我一脸都是。我用指头轻轻地抠弄着她的阴道,里面就像有吸引力一样不断地收缩,乾姐已经快软得趴在
床上了,喉咙里嘟哝着出不了声。我看时机成熟,从床上起来,就着小莹姐趴在床上的姿势,扶着她的屁股,对着
阴部就插了进去。这次我慢慢地插入,小莹姐嘴里不停地叫嚷∶「啊┅┅啊┅┅啊┅┅喔┅┅喔┅┅再进去一点┅
┅再进去┅┅对对┅┅就是这里┅┅快插我┅┅」


  听见乾姐的淫叫声,我也兴奋不已,一边把手往前搂着她的巨波,一边抽送,乾姐不断地呻吟着,简直如歌似
泣。我狠狠地抽插,一会儿快速插送,一会儿缓慢狠插,不一会儿,小莹姐就高潮得卧倒在床上。可我这才开始,
我将乾姐的身子翻过来,把屁股垫高,把两腿扛起来,压在胸膛下,然後又使劲地插了进去,「喔┅┅喔┅┅放了
我吧┅┅别动┅┅就这里┅┅就这里┅┅啊┅┅啊┅┅」小莹姐被我一阵抽插又缓过劲,双手绞着床单∶啊┅┅啊
┅┅舒服死了┅┅快一点┅┅再快一点┅┅喔┅┅受不了了┅┅」我放下她的腿,仍不停地抽送着,两手使劲揉她
的肉球,看着乳汁慢慢地流出来,我把嘴含上去,深吸了一口,只听见乾姐「喔┅┅」一声,我含着一口奶汁,对
着她的嘴渡给她吃,小莹姐也一口吞了下去。「小莹姐,这就是你的奶,好喝吗?」「喔┅┅啊┅┅好┅┅好┅┅
快┅┅用力┅┅」我起身让乾姐稍微侧过去,然後抬起她一条腿,练过健美的人就不一样,乾姐腿的柔韧力很好,
轻轻就能举得很高,小莹姐的姿势几乎成了拉一字了,现在几乎阴茎是侧着插入的。


  「什麽姿势啊┅┅好舒服┅┅亲弟弟┅┅亲哥哥┅┅亲老公┅┅再来┅┅再进来┅┅顶到了┅┅插得好舒服┅
┅」?听见她这麽称呼我,我也更用力插送,我的阴茎都能感觉到她的阴道猛烈的收缩,彷佛要把我人也吸进去一
样。我也加快了抽送,速度越来越快,屋里传来阵阵「噗嗤、噗嗤」的淫水声和「啪啪」的身体碰撞声。「啊┅┅
嗯┅┅快压我┅┅快顶我┅┅」我感觉到乾姐的阴道阵阵抽搐,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我也快不行了,我把她另外
一条腿再次扛起来,然後使劲压着,用力往里顶。「喔┅┅」乾姐使劲地绞着床单,阴道一阵收缩,一股热精就喷
到我的龟头,我深呼吸一口,仍坚持忍着,用力狠插。乾姐泄了阴後,阴道还紧夹着我的阴茎,我速度越来越快,
快出来了,我叫道∶「小莹姐,用嘴好吗?」乾姐忙起来用嘴含着我的阴茎,配合着抽送,我终於忍不住,精液飞
奔而出,射了乾姐一嘴,想不到,乾姐居然全吞了下去。看到小莹姐这样,我激动地抱着她,深深地在她脸上狂吻,
她也回应着我的吻,我们两人迷迷糊糊相拥着睡了过去。


  很快地又一个月过去了,乾妈打电话说明天就回来。这天,我们作爱作了很久,因为以後可能没机会了,小莹
姐也该收假回单位上班,我也要开学了,我还饱饱地吃了顿人奶大餐。


  第二天,把乾妈接回家,乾妈忙着看乾姐怎麽样了,一看,比走的时候白胖了些,心里放心了很多;再看看我
就有点惨了,瘦了一些。乾妈还直夸我∶「辛苦小杰了,你看都累瘦了。」我忙说∶「不累,不累,应该的。」小
莹姐在旁边偷笑。这时候,乾姐问道∶「妈,爸怎麽样了?」「哦!他呀,好了,没事了。晚上吃什麽?我可饿坏
了!」


  我忙说∶「菜都买好了,我这就去做。」可我发现乾妈在回答乾姐问题的时候,额头皱了一皱,而且脸色也泛
着愁容,我也没仔细多想,就去厨房做饭了。